《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63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留张华山在楼顶“施工”,我顺着楼子下到走廊内。这个单元每一层只有两个住户,天山红对门的502户房子还未卖出,门上还是开发商提供的那种黄色的普通保险门。刘希玉已经打开502户检查了一遍,此时又打开了天山红家的紫色仿木质保险门。我们脚上套着干净的塑料袋进入室内,房间拾掇得干干净净,三室一厅一卫,仿古风格装修,装点着绿色植物,空调、冰箱、洗衣机等电器都是日本货,既温馨浪漫又具有浓郁的现代气息。

  厅内的角茶几上,摆放着一盆清幽翠绿的竹子盆景,一簇绿竹姿态各异,修长、挺拔而又窈窕俊美。仿佛清风扫过,竹林轻轻摇曳,像是谁吹响了一支巨大的竹箫,演奏着一支深沉但却无声的乐曲。站在这个充满现代气息的厅堂内,我感觉自己很肮脏,象是在一个夏日炎炎的午后,走进那绿阴如盖的竹林小径,立时会感到一股沁人的快意,红尘荡尽,疲劳无踪,心中是一个清凉世界。
  绿竹盆景下摆放着一个相框,里面是天山红的头像照。一个青春逼人的美丽女孩,一盆醉人的绿色植物,相得益彰,相映成趣,让我受到强烈震撼。鹅蛋形的俏脸上略施粉黛,薄薄的嘴唇嘴角微微上撇。水汪汪的大眼睛淡扫娥眉、秀眸含波、双眉横黛,挺直的鼻梁十分精致。一头齐肩半短卷发看似缭乱其实却是别有用心,更衬托出柔肌媚骨、颇具风情。
  我感恍惚,野罂粟,死亡之恋,高官的情妇,似乎与这个女孩一点不搭,似乎哪里出了问题!
  刘希玉也在感叹,声音中还分明透出吞咽口水声,“天哪,不是说天山红有毒么,好花都特么插在牛粪上,这么好的白菜让西毒和段老狗轮流拱,真特么可惜死人了……”
  看着这个秀发飘飘、青春飞扬、双眸清澈、天真无邪的脸庞,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感觉自己亵渎了这上帝的杰作,甚至都有了打退堂鼓的念头。但是一想到王汉如那个狗官,那个让妈妈背负着坏女人名声的伪君子、淫棍,我又努力克制着自己,努力激发自己的好奇心和仇恨,甚至努力把她想象成超级**的坏女人,好将戏演下去。
  在大卧室的床头柜上,放着托夫勒的《第三次浪潮》和约翰•奈斯比特的《大趋势——改变我们生活的十个新方向》,这小妇人读得很认真,打了若干附注和读书点滴。在她的床头柜里,有一份《房屋租赁协议》,房主是段淡食,承租人是天山红,承租面积是除书房以后的所有空间。除了这份协议,搜遍室内所有角落,再找不到一丝与段淡食有关连的证据。
  房间内弥漫着白领丽人天山红的气息,阳台上养着两盆仙人掌和一盆吊兰,衣架上晾着花花绿绿的女人衣裳。衣柜里都是她的四季衣裳,琳琅满目。卫生间内只有她的女士洗漱用品,甚至连鞋柜内都没有一双男人用的拖鞋。
  到底是高端人士,安全工作真是精细到家了,就是检察院来检查,也无一丝破绽可寻。检查完毕,我感到气馁,刘希玉则快速将室内恢复原样。
  现在整个房间只有次卧旁边的书房门紧锁着,按照《房屋租赁协议》约定,这间书房仍属于段淡食,段淡食甚至在书房的门上装上了带号码锁的保险门,这让我觉得不同寻常,我相信在这个书房内一定有我们想找的秘密。
  刘希玉费尽心机,忙活了一大顿,才好不容易将保险门打开。书房内果然都是段淡食的东西,出人意料的是,这里竟然是段淡食办公的地方。座屏前是一张红木大写字台,一把红木太师椅。桌面有一部电话座机,旁边放着一个备用公文包,摊开一份未改完的发言稿。这是在一个监理座谈会上的发言,题目是《加强建筑监理,全面提高天都市房屋建筑质量》。一套文房四宝,裁好的一摞宣纸上,放着一本柳体书法字帖《朱子家训》。

  这似乎有点搞笑,甚至是欲盖弥彰。段淡食在侮辱别人的智商,在一套租给妙龄女郎的豪宅内,他保留了一间办公室,而且还经常在这里办公,这分明是这个实权人物不为人知的秘窟之一。

  我刚想抽出抽屉检查,就在此时,楼顶传来三声一组共二次咚咚的敲击声。这是在楼顶监视的张华山发出的紧急信号,说明出了什么差错,此时段淡食或者天山红已经上楼。
  刘希玉踮着脚尖猛地窜出书房扑向保险门,此时楼道内已经传来女人银铃般的说笑声和高跟鞋敲击地面节奏鲜明的铿锵声。出去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千钧一发之时,他将虚掩着的保险门轻轻扣上,里面的实木门则虚掩着,和天山红离家时一样。然后快速退回书房,从里面将书房门推上。
  写字台后是一座中式雕花座屏,我们蹲在座屏后,屏息静气,听到开保险门的声音,我紧张得心都要跳出胸腔一般。只听一个女人在咯咯笑,嘴里道,“舒舒,你们早晨都要那个啊?这老东西还真行哪……室内还有男人汗味哦……”只听天山红啐道,“妈你说啥哦,段局都那么大年纪哪能。他去市里开会去了,早晨压根就没过来。”
  原来是天山红和母亲宁虹一起来了,母女俩说说笑笑进入卧室。只听天山红说,“我衣柜内的衣裳你挑吧,走急了出一身汗,还说男人汗味,妈我得冲个澡。”宁虹说,“上次你在香港买的那件绿裙子呢,放哪了?”天山红在卫生间里高声说,“在右边那个衣柜上层第二个。”宁虹说,“你急啥,一会我们娘俩一起洗。”天山红的声音传来,“我才不,你少来。”
  卫生间里隐隐传来了水流声,宁虹则哼起了歌,是《樱桃好吃树难栽》。过了一会儿,她可能已经换好了衣裳,走到卫生间门前道,“洗澡干吗还锁着门,死丫头你身上老娘啥没见过。你开开门,这裙子太合身了,你看妈象不象大姑娘。”听不清天山红在卫生间内说了啥,但就是不开门。宁虹又道,“这书房老段没给你钥匙?我得进去参观参观,这老王八肯定在书房藏着好东西…… ”
  一阵叮当响,宁虹可能从天山红包里拿出钥匙包,开始开书房门。我汗毛倒坚,书房不过十几平方。刘希玉向我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听声音这书房门她打不开,天山红应该没有书房钥匙。果然,天山红的声音响起,“妈你干吗啊,我没书房钥匙。”宁虹啐道,“他奶奶的,这老东西吃嫩草,都有今日无明日的,你连他书房钥匙都不要,死丫头你咋想的?这房子的房主是你吧?”
  天山红投降了,说,“好好,我有钥匙行了吧,就在我梳妆台右边抽屉里,他的东西都放在里面,我从来不进去。房子我也不会要,我可以自己买啊……”宁虹怒叱女儿,“越说越离谱,大好青春,你就这么让他白玩?我跟你说的话你都忘啦,这老东西一死,孙小文什么也不会给你……”“行了妈,你有完没完,我跟他在一起就为了避开那恶魔,老段的房子、钱我不屑要。”天山红凌厉还击道。

  母女俩拌了几句嘴,天山红到底拗不过宁虹,还是找出钥匙。客厅内的电话响了,她嘴里说了一声,“给你,密码是55122,妈你别乱翻他的东西。”说着就去接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