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64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客厅内传来天山红接电话的声音,她是大忙人,看来是新联酒店有事找她。宁虹走到书房门前,嘴里调笑道,“我们要爱爱,死丫头你还真弄出感情来了,一个臭老头有啥好……”门锁传出钥匙插入和号码盘转动声,宁虹开始“嘀”“嘀”地输入号码。
  这“嘀”“哒”声似重锤一般,每一下都敲在我的心坎上,顿时魂飞魄散,大气不敢出。
  这套豪宅有两个阳台,大阳台连着客厅,小阳台在主卧房外,这个小房间不过十几平方,没有阳台,窗子上挂着厚厚的布艺窗帘,我们无处躲避,插翅难逃。我脑袋阵阵空白,耳朵又嗡嗡地响成一片,做好了最坏准备,假如暴露,便只能控制这母女俩,弄成一次普通入室盗窃假象。

  刘希玉睃我一眼,他一脸坏笑,向我做了个手势,意思是稍安勿躁。原来这个万恶的大盗已经在密码锁上做了手脚,宁虹是打不开书房门的,这让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丫头,密码不会错吧?”门外的宁虹问闺女。
  天山红已经打完电话,闻言道,“应该没错,这门就找东西时我打开过一次。妈,没时间了,我得赶紧回酒店去,旅游局陶局长召集会议,酒店通知我参加呢。浴缸里水快放好了,别漫出来。冰箱里有饺子,我回来晚你就下饺子吧。”
  “好你去吧,咋晚那畜牲折腾我一宿,累得我腿都软绵绵的,我得洗个澡舒舒服服睡一觉……”宁虹说着离开书房门前。门外传来打开保险门的声音,天山红临出门时还叮嘱一声,“妈你别在浴缸内睡着啦,会感冒……”说着就匆匆走了。宁虹哼着歌,一会进入卫生间洗澡去了。

  刘希玉看着我,我做了一个手势,我们必须在这妇洗完澡前完事。
  段淡食是一个很有情调、工作也认真仔细的人,太师椅后的座屏上刻着《岳阳楼记》,绿色苏体字迹饱满遒劲,“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弥漫着浓烈的浩然正气,蕴含着诗意的情致,让我仿佛看到一位饱经岁月雕琢、官场磨难的领导干部,阅尽广阔天地人间百态,此刻正坐在太师椅上聚精会神地修改气势恢宏的讲话稿。

  拉开书桌抽屉,里面收拾得挺整齐,都是工作记事本或资料,有两张银行存折,上面共有九千多块。一个大塑料夹,里面是他从报纸上剪辑的天都市房屋建设相关报道。拉开最右边的小抽屉时,发现一摞笔记本上,一块纱布上赫然放着一支54式手枪。这是一把崭新的手枪,瓦蓝的枪身通体乌亮,未曾使用过。
  段淡食竟然有枪,这让我们都愣了一下。我让刘希玉一一拍了照,便开始检查座屏之后。

  座屏后空间不大却另有一番天地,一排低柜和一个半人高的大保险柜,低柜内放着笔墨纸砚、古玩等,柜面放着一个仿制的小型兵马俑,和一堆杂乱的书籍,一本《李自成》第一卷摊开着。
  刘希玉稍费心机刚将保险柜打开,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而见识过大世面的阳春圣手,也一脸惊愕!
  保险柜分上下两层,上层有两格,放着存折、金银首饰、玉石、字画和几块手表,下层则杂乱地堆着现金,如小山一般。有几个大红包、两个大信封甚至还未开封,说明段淡食收了礼一般都是直接放进保险柜。存折十几本,开户人姓名挺杂乱,但无一是段淡食,简单算一下存款足足有二百一十多万。仅有一本房产证,房主姓名是段淡食。
  现金全都是市面上极其少见的一捆捆五十元面额大钞,刘希玉手快,大约数着测算了一下,每一捆是整整五千元,总数少说得有二三十万块!
  房产证旁边还放着一个锦盒,打开一看,里面是二十几个美女的裸照,不同款式、不同风情,莺莺燕燕,有的千娇百媚,有的骚浪蚀骨,有的则媚眼如电,看一眼让人心颤。还有些照片是**时拍的,交合的照片、妇人**官的特写等等,淫糜不堪,不堪入目。盒内有一个锦缎面笔记本,翻一下,都是段淡食玩女人的日记、心得,夹着不同女人的**,时间跨度从1979年11月至现在,正是他担任副局长的这段时间。

  我示意刘希玉拍下照片,并带走这个锦盒。即便其它证据都丢了,或者明天谈判不成,但这锦盒一旦上交意味着什么段淡食不会不知道,因此它将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个书房果然不简单,这个大保险柜更是一个宝库。二百万存款,几十万现金,金银、玉石、字画无法估计价值,这犹如晴天惊雷,让我们两个人顿时都傻了。那时人们的工资都很低,农村的“万元户”会成为全国典型,受到人们的崇拜膜拜。天都市职工忙碌一年,平均年工资不过1200多块,机关干部年工资加福利也不超过1400块,月工资科长90多,科员平均六七十块,普通工人一个月也就四五十块。段淡食是市政府的副局级干部,每月工资与各种福利加起来不会超过120块,可他却黑了这么多钱,这天文数字令人不敢想象!

  在此之前的十八年,我战天斗地,何尝见识过这么多钱,十块钱就是大钞,五十块巨钞都很少用过。按照当时的肉价,五十块可以买35斤上等五花猪肉,这一柜子钱堆成小山一般,该能买多少过年才能吃的猪肉啊!
  刘希玉虽然是大盗,他也脸色煞白,紧张地看着我,并小声说,“石头,房产局的领导,贪了这么多,咋会一本房产证?”
  “照相!”我挥一下手,刘希玉捧着海鸥120“咔嚓”“咔嚓”将书房内的一切,将保险柜内的一切,包括一本本存折内容,都一一照了下来。一本房产证是不太相衬,段淡食一定还有藏宝的秘窟!
  照完相,刘希玉正要关上保险柜,我阻止了他。有这套房子有这些存折、现金作证据,我坚信段淡食不会那么愚蠢,就是发现钱少了,他也绝不敢鱼死网破去报案。刘希玉震惊地看着我,我没理他,而是从保险柜内钱堆上拿了整整二十捆,共十万元,分别装到我俩的包内,然后默默地关上了保险柜。
  “石头,不能哪……”刘希玉嘴歙动一下,脸色发白。
  我知道他想说啥,自古盗亦有道,这拿钱也是有讲究的。阳春圣手曾是天都市扒手们的祖师爷,盗窃这行也是有行规的,刘希玉与手下秉持穷人不盗,有灾有难的不盗,有德有义都不盗,最重要的是一次盗窃一般绝不超过四万元,这是专业盗贼的行为准则。因为盗窃金额一旦超过四万块就算大案要案,被抓住一般就是死刑!
  如果是单独作案,多大金额也敢偷,没有人会嫌钱多。但若是结伙作案,那就必须掂量掂量,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谁也不能保证同伙一旦落网嘴都够严密,假如稍微漏点风,可能大家的小命就都没了!

  但我反其道而行之,一下拿了十万块可是大有讲究。远远超出了四万元这道法律界限,如果这事暴露了我们落在丨警丨察手里,则我们三人必被重判,就是不遇上严打死刑一般也是妥妥的。现在已经无法回头了,大家只能抱团取暖一条道跟走到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