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66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谁?你们要干吗?啊……”
  发现出现陌生人,且正被人拍照,段淡食魂飞魄散,用变了调的声音惊叫一声,反射性地从天山红身上蹦起。尤如夯土的粗铁柱从萋萋乱草下的红土深处拔出时一般,发出了“噗”地一声脆响,巨大的秽物依然带着气势向右倾斜着,如京山上的德国大炮,直指我们。跟着天山红凄厉尖叫出一长声,那一瞬间,她摊在席梦思床边同样愣了傻了,依然保持挨草的姿势。张华山的快门仍在快速地咔嚓着,将段领导男人的魁伟和天山红鲜花一般最隐秘的一面,全都一一记录到了胶卷上。

  男人寻芳得有资本,段淡食虽然肌肉松驰、腆着肚皮、腰间长满赘肉,象围着一个游泳圈,但其本钱魁伟,滑腻腻水淋淋亮晶晶,连十八岁的我都隐隐惊叹,也难怪人家人老心不老,恣意流连在鲜花丛中。
  天山红很快反应过来,她“啊”地尖叫一声,一双性感的美腿缩到床上,身体一下翻卷上去,迅速扯过被单裹住瑟瑟发抖的玉体。
  室内仍回落着女人的尖叫声,凄厉、绵长,带着绝望的味道,这刺激了段淡食的男人血性。反应过来的段淡食闻到三个闯入者宿醉后熟悉的酒糟臭味,他张牙舞爪地向张华山扑了过来,试图抢夺正“咔嚓咔嚓”响的海鸥120相机。但却被膝盖下挂着的运动裤绊了一跤,“扑嗵”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这一下摔得很重很重,毕竟是五十多岁即将退休的人了,狼狈的段淡食挣扎着往起爬,撅着的肥腚和腆着的大肚子十分丑陋、费力。

  我鄙夷地看着他,“段局长,穿好衣服,别再闹腾了!”
  “闹腾?你么的说我闹腾?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段淡食虽然狼狈不堪还是从地上爬起了,谁也没有想到,他会不知从床下什么地方抠出一支手枪,“咔嚓”一声子丨弹丨上了膛,并腾地抵在我的太阳穴上,嘴里高叫,“私闯民宅,你们是找死!”
  美艳的天山红蜷曲在毛巾被下的玉影凸凹起伏,分了我的心,我丝毫没有防备,冰冷的枪口已经抵在脑门,脑袋顿时一片空白,头皮阵阵发麻,双手反射性地举起,冷汗瞬间湿透了后背。手捧着照相机的张华山愣了,刘希玉也魂飞魄散。
  咋天我们曾仔细搜查了这间卧室,谁也没想到,这混蛋竟然还在床底下藏匿着一把手枪。老子才十八岁啊,老子不想死,和庄西风还斗够,靓嫚还没爱够,死在一场捉奸闹剧中,也太特么不值了!
  段淡食左手一把拉上运动裤,将裆下花白的耻毛和那一团湿碌碌的赘物遮掩,又拢了一把零乱的头发,大声喝问道,“说,是谁派你们来的?不说实话,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我神经高度紧张,双手举在空中一动不敢动,我知道子丨弹丨即将射穿我的脑袋,一切都结束了,反抗是徒劳的。可那“轰”的一声迟迟未在耳边响起,这让我更加心惊胆颤,但我也突然发现,那枪口在颤动,原来是段淡食的右手在颤抖着,他似乎比我还要紧张还要害怕,这让我绝望的心田顿时看到一丝生机。

  他怕死,心里正纠结着,他下不了决心开枪!
  只要枪声一响,他也就暴露了,最终他将身败名裂,一生黑来的财富、无数粉嫩的美女,也就与他无缘!
  “呵呵,我不信你敢开枪!”事到临头,我所有的恐惧已经不翼而飞,便孤注一掷地冷笑道,“段局就不要费事了,杀人要偿命,你是不敢崩了我的。”我慢慢转身面向他,任枪口顶在脑袋,我向他走了两步。
  “小子别逼我……”段淡食嘴里说着狠话,脸上肌肉阵阵颤动,他被逼着后退了两步,这让我信心大增。
  我蔑视着他,冷笑道,“段局,你想我就一小混混,命贱着呢,能看到天山红姐姐那美妙处,死也值了。要不你杀了我,否则就冲你拿枪吓我,一会我也要好好尝尝这个小姐姐。可你呢,哼,杀人偿命。你说你黑了那么多钱,影集里可都是美人儿,可就都与你无干了。”
  “屁话,临死了还巧言令色!”段淡食的手腕仍在颤抖,腮上肌肉在高低起伏地滚动着,“这是老子的家,私闯民宅,老子杀了你也无罪,充其量是防卫过当……”话虽说得狠,但气焰分明已经嚣张不起来了。
  我噗哧笑了,“你是乱了脑子罢,出了命案,丨警丨察总得勘查现场,总得搜查一下啊。你说你好好当官不行么,偏黑了那么多钱。你老婆当年肯定也是大美人,可你看看那锦盒里都是啥,还有那日记,玩过连**都要收藏,你死了算了,你说哪一件不够判你死刑?”

  段淡食面如死色,腮上肌肉在阵阵颤动,右手开始剧烈抖动。
  现在我已经不再害怕,但却有点战战兢兢的,真怕这老小子手抖大了错扣了板机,那老子可就玩儿完了。我冷笑蔑视着他,右手慢慢担住枪管下了他的枪扔到地上,左手“啪”地一声,甩手给他一个大耳光,嘴里则怒吼,“继续叫嚣啊,拿枪打我啊,么的个老畜牲……”
  段淡食被打得后退一步,扑嗵跌坐到床边,面如死色。
  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感觉自己有点失态,我又讥道,“大清早的你跑人家小姐姐干吗来了?!你的家在建海路土地局、房管局宿舍四栋二单元301,你个烂老头不过是来搞腐化日人家小女孩,喔,一头脏猪拱了一棵水灵灵的嫩白菜,好比都让狗日了,敢拿枪指着我,老子真想特么骟了你个老狗日的!”

  “骟了好,这就再没心思了。”张华山道。他和刘希玉都被我胡乱一通骂弄笑了,刘希玉也起哄,“人家可是离不得美女啊,这也太残酷了点,你绝对会在骟匠中独树一帜。”
  他们都抹着额头的汗,刚才段老狗突然出枪,显然也把他们吓得丧胆,精神过于紧张,现在他们的笑比哭还难看。
  天山红恰好不再尖叫,这猪和白菜的比喻、骟骚老狗的调侃,她脑袋竟然一下子从被单里伸出,露出一双美丽、惊恐、犹疑的眸子,怔怔地看了我一眼,又瞄了下我身后的张华山、刘希玉。
  “说,你们到底想干吗?!”被羞辱的段淡食无地自容,他气急败坏地怒喝道,声音凄厉、绝望、色厉内荏。
  我倚着原木色门框,双股发软,掏出一支烟叼上点着,依然用羞辱的语气加码,“我们想干吗不重要,重要的是大清早啊,段局你真是好身手,宁姐姐的叫声在一楼都能听到。报纸上、电视上天天报道,市委正在全市开展整党,在这种时候,这些照片泄露出去,你会成为泰东省、天都市名人的!”
  说着,我伸手接过刘希玉递上来的几张照片,扔到他面前地上。这是咋日拍的书房中大保险柜内脏物的照片,照片干了,但都卷着边。照片上堆积如山的现金,大额存款存折,名贵的字画和金银、玉石,还有这座房子的房产证……

  “你……你们搜查我和书房……”段淡食弯腰拿起照片,顿时面如土色,神经质地将照片一一撕碎,气急败坏地扔到地上。他脸色煞白,右手颤抖着指着我,嘴里唾沫横飞,“你……你们是检察院的……不不不,你们是道上人,分明就是冲着我来的,卑鄙小人,无耻之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