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67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轻蔑地说,“你还真是说对了,我确实不是检察院的人。照片还有许多,你想撕有的是。老子是混混,从来信奉比无耻的人更卑鄙,对仁义的人讲信义。大清早坏了你的好事,这手段确实有点那个,但看看这些照片吧,手握大权的房产局领导,除了金钱就是美女,你腐化堕落,贪污受贿,岂止是卑鄙无耻,分明是无耻之尤。就是不整党,政府会放过你个大贪官、下流坯么,啊?!”
  段淡食浑身颤抖,他怒视着我,一时竟哑口无言。一个堂堂的领导干部,面对我们几个小混混的胡闹,他黔驴技穷一筹莫展。
  他还在顽抗着,我必须尽快击垮他意志,尽可能让他陷入孤立无援境地,让他彻底放弃幻想,并主动和我谈判,这才是我此行冒险的最后目的。用拳头打倒一个人容易,真正击垮一个官员的意志并非易事。斗争讲究策略,这种心理较量很富挑战也其乐无穷。在对段淡食痛打落水狗的同时,我又向天山红抛出了橄榄枝。
  “假如这个房间的秘密暴露,我想你会象电视上那个刘同舟一样成为全省整党反而典型。呵呵,都是高官哪,老百姓唾沫星子会淹死你,你会象林秃子一样遗臭万年。当然喽,小姐姐是受害者,所以宁姐姐你不用怕哦,小弟争取尽可能不坏你的名声!”
  这个刘同舟“鼎鼎大名”,是一个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老革命,是泰东省整党中落马的第一个厅级干部。此人是原是省财政厅副厅长,后调到化工厅任副厅长,括号内是正厅级。他挪用化工企业技改补助资金共300多万元,个人贪污17万元。他的情妇许秀珍利用当办公室副主任管接待的便利,连家里买卫生纸的发票都报销了,累计贪污公款5万6千多。二人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省市新闻媒体都进行了报道,泰东省委组织部专门编印了整党案例《老革命落马记》,作为整党反而教材发放到泰东省所有党员干部手中。

  现在,我粗中有细,适时将段淡食与刘同舟相提并论,一下子震慑住了这个威风八面的大领导,也让裹在被单中的天山红蹙眉张着嘴,眸中露出惊恐和震惊,她看着,似乎是想从我的双目中判断我们捉奸的真正目的。

  段淡食仍与我对峙着,即便心理上他已经完全败了,但他的目光依然要吃人一般,我们的心理较量仍在继续着。他咬牙切齿地点头道,“哼,你们对官场如此熟悉,看来做足了功课啊。老子明白了,你们一定是刘培喜的人,这个混蛋,老子饶不了他。我阻止他提副局,他便敢阴我,一定是他,你们说对不对?”
  现在我已经看透了段淡食的心理,不过是在做无力的垂死挣扎,他的心理其实已经崩溃。因此我对他的顽抗不屑一顾,便讥道,“段局长你大小是个领导,你也真无聊,领导就该有点领导的样儿啊。我们是谁,或受谁的指派,都这会了还重要么?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要搞明白,这屋里藏着你贪污来的钱,私藏两支手枪,祸害宁姐姐,还有这些照片,啧啧啧,如果被公开了,你是不是该作出合理的解释?!”

  “祸害?你说我是在祸害舒舒?哼,你特么胡扯……”段淡食脸红脖子粗,竟然只对我说的“祸害”两字大为不满。他直视着我,仍顺着他自己的思路咬牙道,“我知道你们算计我只是为求财,刘培喜能给的我能加倍给。撕破脸对谁都没好处,开价吧,说说他给了你们多少钱?”
  说着,他从运动装裤兜里掏出红塔山,动作优雅地想弹出一支,但却没有成功。便用手抽出一支,右手颤抖着用打火机点上,直接开始谈判。

  这动作在此时此刻多少有点挑衅性,显得滑稽可笑。可事件正向我的预定目标渐渐靠近,我得在他的胸膛再插上一刀,于是我也点上烟,并用玩世不恭的口气笑问,“段局官架子摆得挺足哦,你咋就能肯定我们是求财?或许我们想求色呢,有好比不日是傻瓜,你清早儿都想干的事,我们为何就不能?”
  “求色?!”段淡食瞬间紧张起来,骤然想起我前面说的要尝尝滋味的话,他顿时睚眦尽裂,面目狰狞,“小子别逼人太甚,舒舒就是老子的命,如果你们敢伤害他,段某拚得一条老命,哪怕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都山穷水尽的时候了,段淡食还不忘保护天山红,这让我对他高看一眼。我看一眼床上天山红微皱的眉头和惊悚、犹疑的秀目,猥琐地跟了一句很无耻、也更有杀伤力的话,“果真那么爱宁姐姐么,我不信。也不看看你自己,下面的屌毛都花白了,真当成你的命应该当她爷爷,可你在干啥,你那是玩弄!”
  “你放屁,苍天可鉴,我和舒舒是有感情的……”段淡食跳了起来叫道。
  我看了一眼天山红,又放出了一个杀手锏,“感情?你也佩说感情二字。”说着,我伸手接过刘希玉递来的照片,“看看吧,当领导这几年你祸害了27个女孩或少丨妇丨,每一个都象宁姐姐这样的大美人哦,每一个你都记录了睡的次数、地点、环境、感受、那玩意长啥样。这些年,你在这些女人身上共花费三十多万。这其中,甚至有宁姐姐的母亲宁虹女士,你的笔记本里还夹着她的**,做为留念。如果市里得到这些照片,你岂止身败名裂,甚至会臭遍整个泰东省。试问,你还有资格谈感情二字么?”

  说着,我将几张照片甩到他面前。
  段淡食弯腰拿起照片,看一眼天山红,赶紧将照片撕碎,扔了一地。但哑口无言,无地自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天山红到底是新联大酒店的副总,众目睽睽之下,她眼角分明还挂着晶莹的泪珠,便伸出白玉般的手臂攸地将床头柜上一条家居裙子扯进被单下,三两下就快速穿好并下了床,然后走到衣柜后遮掩着换上家居衣,低着头战战兢兢地站在段淡食身旁,低首蹙眉欲言又止,那目光如刀子一般快速扫了一眼我和张华山、刘希玉,脖子、肩头和脸庞依然一片粉红。
  “小子别得瑟大了,我奉劝你我们还是坐下谈谈,如果你们敢越过我的底线,动舒舒一根汗毛,老子会拼个鱼死网破。老子已快退休,落你们手里反正完了,再倒霉也不过是个死。可你们呢,仅你们盗窃我的财物,也足够把牢底坐穿。哼,不信你们就试试!”段淡食拍拍天山红的腰安抚了一下,恶狠狠地对我警告道。
  这种唇枪舌箭没完没了,段某人比想象的还要顽固。我看一眼张华山、刘希玉,张华山顿时现出一付小混混、小流氓态,嘻嘻讥笑道,“呜呜,段副局长还在装逼。我好怕怕哦,段局快报警吧、鱼死网破吧,不怕丑事曝光您随便。我们就是小蚂蚱,这么俊的嫚跟挂历上大嫚似的,平时也就做梦撸撸。真想玩玩过把瘾哪,你报你的警我玩我的,行不?”
  “我也等不及了,哇……”刘希玉也作垂涎三尺态,眼里贪婪地盯着身着家居休闲裙的天山红,那细长的脖颈、如脂玉一般诱人的美腿,嘴里也起哄道,“你报警吧,既然要被丨警丨察抓住反正是死罪,干脆我们也鱼死网破,就不少一个**罪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