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68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两个小流氓一唱一和,阴阳怪气。段淡食手握房屋建设、监管、验收审批、管理大权,在天都市炙手可热,此时却对两个小混混无可奈何,脸气得煞白,手不断轻揉胸口,几乎想跳楼。可他怕死啊,干了一辈子低头哈腰吃苦受累混了个副局容易么,天都市几百万人口以上大城市,副局以上的在职领导怕也就二三百人。他更怕天山红受到伤害,张华山、刘希玉的话已重重击中了他,他怎么可能有胆量报警或求救。

  天山红已经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见段淡食绝望、崩溃、一筹莫展的样儿,她处变不惊,根本不理会张华山和刘希玉的淫糜下流态,而是直视着我。她的目光清冷、哀怨、羞怒、绝望,甚至有一丝伤心欲绝。这是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水灵灵的如深潭一般深不见底,且充满灵气,我竟然在她的直视下有点心慌,象被她剥光自己的伪装,象是自己做了亏心事,心虚地移开了目光,看着卧室门边走廊上摆放着的一株生机盎然、郁郁葱葱的富贵竹。

  当然我也感到纳闷,甚至是失落。天山红听到自己母亲与段淡食也是情人关系后,竟然毫无反应。按说以她的高傲心性,这太不合常理了。
  或许是旁观者清,短暂的心理较量后,这女人还是占了上风。她似乎已经知道我们的来意,便柔声道,“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还给我留一丝尊严,也是一个女人最后的尊严。我相信你们是好人,否则你们直接将这些照片寄给有关部门就行了,那样我也就没法活了。大家都别说狠话,我们还是来解决问题吧。”
  她的冷静让我微微一怔,似乎她才是那个控制局势的人!

  故意停顿一下,天山红又小声温言道,“我想你们不是为求财,也不是为整倒老段而来,更不是盯上我。我有自知之明,我就普通嫚,大街上一抓一把,不值得你们惦记。你们是有事相求,对吧?你们和老段之间一定有误会,是求告无门,这才采取如此极端的方式。虽然这让我很难堪,但我不怪你们,人生一世谁都会有难处。我们大家还是到厅里坐下吧,我给你们泡茶,事情说开了也就好办了,你们说是么?”

  她说得优雅从容,也确实说到了我心里,让我没有理由拒绝!
  天山红说完,便迈着流水般的碎步走出卧室,进了厨房。张华山、刘希玉也都傻了一般,脑袋跟着她转动。而这房间内骤然没有了唯一的女人,室内室外几个对峙的大男人顿时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显得尴尬无比!
  “三位,请了!”天山红从厨房内端着一个紫色的木头托盘,走进一圈大沙发围成的客厅,低着头在茶几上摆上茶具,捋了一下角茶几上竹叶上的飘尘,才优雅地请我们入座。
  虽然心里十万个不情愿,段淡食还是带头向厅内走去,我和张华山、刘希玉也跟着过来。众人落坐,天山红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贴着段淡食坐下,双手仔细地捂顺了一下衣裾。她先从壶内倒出一点自己喝了一口,然后才一一给我们斟上茶。我呷了一口,此时在我眼里,这二人根本不象恋人、情人,更象是一对恩深义重的父女。
  段淡食又恢复了威严神态,腰板挺直,翘着二郎腿,虎着脸一言不发。天山红推了推他的胳膊,段淡食便又开口问刘培喜给了我们多少钱,只要我们交出胶卷,他愿意给三倍,甚至五倍。这一瞬间,我感觉天山红的冷静,其实是给我提供了另一套解决方案,如果能不伤害段淡食和天山红,又保住了张华山的渣土生意,再能让段淡食不追究咋天被我们“拿”走的十万块,那岂不是三全其美?
  于是我说,“段局长,我们还是不要谈钱。你放心,你们在一起的事我们不关心,当然也就不会举报这事,今天我们更不会要你的钱。当然,该拿的我们早已经拿走了。”
  天山红眉头蹙了一下稠艳的红唇嚅动了一下未说话,眼里带着羞辱和忿恨,将头扭到了一边。
  “那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之前盗窃了我的家,今天大清早又……破门入室,总该有个目的吧。既然不想害我们,那就请拉下头套,我们象男人一样开诚布公地谈谈如何?”段淡食感到迷惑,他现在急于知道我们的来路和目的,因此脸上带着怒意话语中带着官腔诱导道。

  事情在天山红的左右下,现在已经完全纳入我预定的轨道,一切已经水到渠成,于是我笑着说出自己的来意,“段局,我们也是受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的来意对你来说可能是很小很小的事,可对一群小人物却是天大的事。你纵容外甥白云山欺行霸市,逼人太甚,用枪重伤人家多人,绑架人家十六岁的女孩,还要强行吞并人家的渣土公司,几十家人被逼得没了活路。你们只顾自己,贪婪无度,逼得人家是没法活下去了,这才会出大价钱请我们来收拾你,就为了讨回一个公道!”

  “原来就为这个啊,何必如此大动干戈,让老夫如此丢人?”段淡食长舒了一口气,他端起茶杯呷了一口。为了摆脱自己的尴尬,竟然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只要不是组织部、纪委、检察院和市委整党办的人,他就一定能逢凶化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眼前这几人原来是为渣土生意而来,就是一群低贱的渣土工,凭他的经验他完全能掌控一切。身为有实权的房管局副局长,他有大把大把的资源可以用,摆平这几个小崽子岂是难事。
  但他的笑太不合时宜,只能让我们更加蔑视。
  而天山红也蹙起好看的弯眉,明显对段某人的故做轻松表示不满。她表现得比段淡食还要有见地,轻声对段淡食道,“老段,快跟老白他们说说,渣土生意本就该退后一步,自己吃肉却不让别人喝汤,吃独食那是死路。我早就说过,规规矩矩拉渣土得了,非跟庄西风勾勾搭搭,欺男霸女,真是伤天害理,迟早得让丨警丨察抓住吃枪子儿,也会跟着害了我们。”她的话也是一语双关,既斥责了段淡食,同时又是向我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即她与庄西风绝不是一条船上的!

  段淡食听了天山红的话,竟然脸现愧色,还温顺地点了一下头。他扭头瞅了一眼电话,“舒舒你放心,这事我一会就办。”
  天山红又镇静地对我们说,“恳请三位大哥给小妹个面子,渣土的事了了,请一定说话算数,把胶卷都保管好,问题解决后就一定要交还给我销毁了。女人就活个名声,照片曝光我就没脸活了,只有从这个窗子跳下去。渣土生意确实错在老白,害人又害已,这真不怪你们,对你们的损失我们给钱补偿,要多少你们随便说,好吗?”

  她的话说得恰到好处,让我好感倍增,我实在不忍拂了她的面子,装着蹙眉思考状,道,“看在宁姐姐面上,我答应你们,照片暂时不寄给纪委或检察院。至于赔偿就先记下吧,该拿的我们自己已经拿了!”
  对盗窃了他们钱财的事,我没有隐瞒,也隐瞒不住。天山红显然更在乎这些照片,她向我颔首致谢,“谢谢先生体谅,我们说话一向是算数的,保证绝不食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