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69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事情已经办成,但我头脑十分清醒,并没有让天山红的美艳和谦恭冲昏了头脑,而是对段淡食警告道,“段局,别试图查找这些照片下落。我们会将它放在一个十分安全的地方,如果白云山杀人放火,继续作恶,或者我们三人有啥危险,那这些照片和你个装着笔记本的锦盒,就会有人自动邮寄出去,会寄到市里几个能管你的部门,同时还要寄给报纸、电视台、电台,你知道那样的后果!”
  段淡食面色铁青,一言不吱。但天山红点点头,表示她完全明白利害,“这个自然,我知道你们是为保平安,我能理解!”
  段淡食也点头应允,但话语中还是软硬兼施,“这事不难办,我明天就勒令云山和老项本分经营,不允许再垄断二建与五建的渣土生意。他们做他们的,你们做你们的,两家井水不犯河水。但丑话说在先,你们也要保证讲信用,否则我敢说,你们的下场绝对不会比我好!”
  我冷笑着看着这个猎物,反唇相讥,“行了段局,既然交易已经搭成,再说狠话没啥劲。冲破了你们的好事真不好意思。大好时光,不打扰了,你们继续!”

  说完我就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我的话也让天山红羞得无地自容,她看了我一眼,也跟着起身欲相送,却一直深深地低下头。
  段淡食的脸却突然一阵煞白,额头轻汗滚滚,右手开始揉着胸口,眉头蹙着,脸颊肌肉在颤动着,十分痛苦的样儿。他似乎在痛苦地思索着什么,见我们要走,突然脱口高声叫道,“几位且慢!”
  我们所有人都怔了一下,以为段淡食要变卦。
  刘希玉怒视着他,“你有完没完,还想耍什么花招?!”
  天山红也诧异地看着他,嘴里不满地问,“老段,你……”
  就这一会,段淡食脸上的痛苦状已经不翼而飞,他摆摆手冷冷地道,“舒舒,刘培喜出了大价钱,看来段某今天不吐点血,他们是不会真的放过我的。”
  他扭过头,目光如刀,直视着我的眼睛说,“小子你听着,国营银家岭铁矿你们肯定知道?在泰东省,齐都市那一带山里到处都是铁矿,我们天都有很多人跑到都南山里挖矿你肯定也知道。我的老家呐就在齐都市都南县,前几年农村搞荒山承包时,我也回乡承包了一片矿山,承包经营期五十年。后来发现石头下面有铁矿石,便与东郡村委合搞了一座小矿,办了采矿证,离国营银家岭铁矿只有百十里山路,现在由我堂兄段淡仁经营。”

  这咋突然说起铁矿了,我有点懵,云里雾里的,根本无法接他的话。
  他断续说道,“我找我的同学查阅过泰东省的勘探评估资料,我那同学是泰东地质研究院教授、国内顶级勘探专家丛素普先生,他查阅后说那片矿区虽然运输条件不好,但却有上千万吨开采价值。这个铁矿不管是齐都市还是天都市,没人知道是我投资的,绝对保险、安全,可惜我堂兄不是那块料,这矿现在开不下去了,可扔掉又不甘,我现在正在想辙。怎么样,不知三位是否感兴趣?”

  “铁矿?段局你到底啥意思啊?”
  段淡食说了这一大堆,如空间大挪移一般,这变化也太大了。但有一点我听明白了,这老小子知道我们掌握的证据对他意味着什么,他是不放心就这么放我们走了,于是便搬出了什么铁矿,说白了就是饵。
  张华山、刘希玉也一样,段淡食的话也让他们一脸懵逼。国营银家岭铁矿是泰东省乃至全国著名的大矿山,在全国铁矿排名前十强,身为泰东省人我们当然知道。但在此之前,我们在铁道线上战天斗地,偷窃扒窃,无恶不作,乐哉悠哉,对铁矿一无所知。
  天山红也愣了一下,她惊讶地看着段淡食,显然段淡食暗地里投资铁矿,她也不知情,或许她正在苦恼,这个睡了她的老政客到底还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
  张华山看了一眼腕表,不耐烦地道,“段局别闹了罢,我们对啥铁矿不感兴趣,我们更感兴趣的是宁小姐的照片……”
  段淡食摆摆手粗暴地打断张华山,却对我抛出一枚丨炸丨弹,“这座名义上的村办铁矿开采价值巨大,但由于出山路不行,运不出去,加上我堂兄段淡仁不懂矿山经营,所以开采几年一直在亏损边缘挣扎,都快把我的老本赔光了。本来,我一直在物色人选,我自己也准备过两年退休后就去搞铁矿和房地产。今天我们在这种场合见面,也算是‘有缘’吧,我虽然恨你们,但我也看出来了,你小子诡计多端,心思缜密,是个人物。如果你愿意,可以跟我干,我们或许可以合作干出一件大事,你看怎么样?”

  “你竟然让我跟你干?呵呵,段局你也太幽默了吧,这话怎么听都象是姜昆说的一段相声。都这种时候了,你竟然要与我合作?”房间里依然弥漫着旖旎味儿,在现在这么个特殊的时刻,老子就是用屁股思考也不难想明白,被捉奸、有把柄在别人手上的段淡食竟然提议什么合作,分明是一个局。
  我们现在掌握的证据足够毁灭他和一大堆高官,足够让他下十八层地狱。他绝不能就这样放我们走了,否则他将失去对事态的控制,他后半辈子人生会如何也就完全无法预料,最起码也会一直生活在战战兢兢的恐惧之中。因此,为了他自己和他线上的那些高官的安全,即便不能杀人灭口,也要设法把我们三人紧紧地攥在手心里。
  现在我们三人一脸懵懂,段某人这个开价让我们稍感犹疑。
  段淡食显然很满意这结果,他自信地一笑,说,“我知道三位在做渣土生意,又脏又累,走路上连狗都绕着走,回家老婆都烦。靠两辆车玩渣土你们发不了家,一辈子只能住在破旧的筒子楼,别想混出头。国家在鼓励发展商品经济,如果诸位愿意跟我干,一旦铁矿搞成了,你们就成了堂堂正正的矿山经营管理人员,并享受分红。这个提议你们可能从来没想到过,你们甚至会觉得自己不行,可人生不尝试怎么知道自己行不行呢?再说,尝试一下,难道不是给人生多一个选择?”

  段淡食已经挑明是想招安我们,这就未免有点可笑了。于是我呵呵笑道,“段局长你想多了,你的话不足信,我们会跟着一个大清早光着腚趴在女孩子身上哐滋哐滋的淫棍混么?”
  这话够恶毒,我其实是想夺回谈话的主动权。但这话也误伤了天山红,她脸一红深深地低下头。零乱的秀发垂下,遮住精致的小脸。
  段淡食听了我的话,便孤注一掷退而求其次,道,“不是跟我混,是我们合伙混行了吧?!我拿出部分股权归你们,且由你们具体负责经营,赢利了我们分红。如果你们是那块料,将来矿一旦开成,或许能赢利几十万、几百万,甚至上千万。条件么很低,一是你们要听招呼,下功夫,把矿开好。二是你们要讲信用,不能把照片散发出去,不伤害我和舒舒名誉就可以。”
  几十万、几百万,甚至上千万?!
  我们就是混社会的小混混小流氓,这些数字离我们的生活太远,在我们眼里没有啥意义。未来会怎样,对我们来说,过去和现在都不敢认真地去想象,想了只会让自己更自卑。现在段淡食说出的一串天文数字,诱人但却让我们难以相信他的诚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