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70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或许知道我们不信任他,段淡食站了起来,气度万千地摆了一下手,“三位请跟我来!”说着他带头向书房走去。我坐着没动,蹙着眉头的天山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只好起身,众人一起进入书房。
  段淡食坐到巨大的红木太师椅上,从写字台边的侧柜内取出一个大文件夹打开,提起笔快速写好了三份一模一样的文书,然后拉开抽屉取出个人图章一一盖好。我和刘希玉对视一眼,咋天让宁虹闹的,我们差点被活捉,写字台下这个侧柜只是简单翻看了一下,这么重要的文件竟然错过了。

  为示珍重,段淡食又拿出印泥,珍重地摁了手印,然后自己留下一份,递二份给我,说,“矿山仍由我负责投资,你只需填上你的合法名字,到齐都市都南县农委土地管理所、国土和矿产资源规划办公室备一下案,就可以享有这座北山铁矿所在山地共15平方公里的50%承包经营权。矿山所有权归国家,因此我特别注明了,这只是经营权益,只有让矿山盈利你们才有收益分红权,矿山经营权益你们不能转让、转赠或分配。怎么样,你们回去看一下这些资料,然后深入思考一下,这条件应该很优惠了!”

  段淡食写的是一份矿山股份经营权转让证明,一份荒山承包经营权委托书,一份附加条件说明书。而在转让给谁那一栏空着。文件夹内是一迭文件,有承包那片山地的合同,有开采许可证明和环保、安全、消防等各种各样的经营手续影印件、原始件。
  我没碰文件夹,而是冷笑道,“段局,你用贪污、受贿来的脏款包下的荒山,远在你的家乡哪,我们不想掺和,也没那个能力掺和。说句实话,地下挖出的东西属于国家这个我懂,只要你哪天出事了,这个矿应该会被国家收回的,你是想让我们给你一起扛雷吧?”
  “这是屁话!”段淡食不屑地冷笑道,“你小子果然有心机,不过我喜欢,这个矿没有雷需要你扛。地下挖出的东西属于国家不假,可我们已经在都南农委矿产资源办申办了采掘证,也就是国家同意我们采掘这片地下的东西。多说你也不懂,你们只要去一趟山里就不难搞明白,是否答应和我合伙干,决定权在你们手里!”
  天山红一直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段淡食,而我们三人也都面面相觑。
  段淡食又道,“我也不瞒你们,这些年别人找我办事,我确实收了点辛苦费好处费,但你要说我只会贪污受贿搞腐化还是有点冤。在官场上,老子兢兢业业一辈子,我经手的工程验收评级都是优质工程,我比那些收了人家的好处却不办人事的混蛋强一千倍、一万倍。不过你们放心,承包北山铁矿,老子没用一分来路不明的钱,你们不用担心有雷。”
  见我没有表示,他又解释道,“是这样,当年搞联产承包经营时,北山内的荒山野岭都归北山镇政府所有,劈石口以西的15平方公里山地,被镇农机站副站长马文好包了。劈石口以东共15平方公里山地,因长满铁锈、不长树木的秃岭多,全镇没一人愿包。当时,我在家乡和东郡村委合建了一座窰厂烧红砖,由我堂兄段淡仁经营。我把窰厂送给了镇里,成了镇办企业,换来了这些荒山五十年的承包经营权,后来又办了采矿证。退一万步说,即便老子将来有事,这矿山承包合同白纸黑字写着,镇里怎么会收回呢?那这些年镇窰厂赚的钱是不是也该还我?我这么解释你听懂了吗?”

  “承包这么大一块山地,你们和镇里有什么约定?”我问。
  段淡食说,“当时是1981年底,那时人都穷,何况贫穷的山区,白送都没人要。我承包时约定很多条,主要有几顶,一是山上的森林和果树归镇政府,我们不能随意砍伐,还要看护好山林,防止别人盗伐。二是可以发展种植、养殖和采掘业等等经营项目,收益归承包人所有。三是每平方公里,每年需要向镇政府上交五千元,镇政府负责保护承包人经营项目安全。”
  我点点头,告诉他我听明白了。对从无与官场人物打交道经验的我来说,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一定是个诱饵。因为,白给一座铁矿老子也想要,可远在几百公里外的都南县,那是段淡食的老家,是他的老巢,偏远山区,天高皇帝远,到了那里我们将插翅难逃!
  但我还是问,“假如我们帮你干,我是说假如,那么我们怎么接手呐?”

  段淡食冷冷道,“这很简单,我堂哥淡仁是我的人,从小在我家长大,他只听我的话。现在所有文件的影印件你手里都有一份,有淡仁出面办,到都南县农委办转让手续不难,不需你们出面。你只需出示并将我刚才写好的转让合同复印件交给淡仁一份,他自会一切照办。如果你们接受我的建议,那就抓紧去矿山看一遍,尽快接手,否则这座矿就可能落到马文好手里。”接着,他又细说了北山镇段、马两家的历史恩怨,他与这个马三爷之间的较量。从他的话中我能听出,这个马三爷是一个南霸天式的乡镇企业主,是北山镇第一大户,对北山铁矿虎视眈眈。

  等他这一大通讲完,我却浇了他一盆冷水,拒绝了他,“谢谢段局好意,我们自在惯了,不想帮你去开矿。”
  段淡食敲敲桌面,咬牙一字一句地说,“小子你特么就是只九头蛇,你听着,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真要是局那也是你们自找的。我明确告诉你,老子开出的是天价。至于愿不愿接手,完全在你们自己。”
  窗外轻风拂过,阳台上风铃叮咚,掩盖了叹息之声。他又满带愁怅道,“唉,我都这把年纪,不想临退休成天都人笑柄。我出生在贫穷山区,穷怕了,上大学后看到外面的世界,那时连做梦都想赚钱当大官,当人上人。合作也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法,共同发财总比玉石俱焚好,你们说是吗……”
  这番话从段某嘴里说出,颇出人意料,但“合作”二字让我印象深刻。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千万种,未必都要打得头破血流,求同存异,合作共赢,未尝不是一个新的选择。信任是合作的前提,段某人值得信任么?
  话已说尽,再纠缠已无意义,我将文件夹收起抱拳,“段先生雅量,今天多有得罪。承蒙好意,或许今后我们真会跟您混呢,那你就是我们的老大了,宁小姐就是我们的老板娘,当然也就不用担心什么照片。段先生,宁小姐,我会和你们联系的,再见!”

  学着他的口气文绉绉地说完,我与张华山、刘希玉下楼扬长而去!
  太阳已经升起,楼外阳光灿烂,小区的早晨人们来去匆匆。上班族骑着自行车龙头上挂着包,赶车的人一边匆匆走一边啃着油条。晨练完提着早餐归来的人,腰带上大串钥匙叮叮当当地乱响。一座一座楼宇的每一扇窗口内,都有不同的故事在上演着、发生着,生活如流水停不下匆忙的脚步。公开离开紫阳墅苑,走到曹县路市政工地,我们将工具和服装扔到路边绿化带后市政工人夜停的黄色车内,打了一辆面的圆满结束这一奇异之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