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72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浑蛋,你给我站住!”
  身后响起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威严而不可抗拒。

  我很想走,但身体却象被电住了一般,脚还是不争气地停住了。我回过身,冷笑着讥道,“欢迎归来,你爷爷晚上下的饺子,韭菜鸡蛋馅,真香呐,我刚吃过出来消消食呢。你不是最喜欢吃韭菜饺子么,要不要来点?”
  “噢,是吗?既然老东西在,那我正要去看看他老人家呢。”庄西风原本是走向我,现在听了我的话,便扭头走进大港火车站大铁门,头也不回地走过货场边,向巡道房走去。
  我心里那个恨哪,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老子真笨,斗心眼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永远都不是他对手。我只要一张嘴,这混蛋就能明白两个老土匪根本不在家,否则打死他也不敢走近巡道房。
  他龙行虎步走在前面,而两个身穿白色T恤的高个青年,则远远地跟在他后面。庄西风一直走到巡道房,先在刺槐、老榆树下的石桌前坐了一下,又围着房子转了一圈,最后又低着头走进屋内。而两个T恤青年则远远地站在铁路货场边的花坛边,点着烟吸着。
  担心他随便动我的东西,我可不希望捉奸这事让他知道,于是便赶紧走进屋。只见他坐在他爷爷庄中国的大铁床边,点着烟默默地吸着,似乎在回忆不堪回首的往事。见我进来,突然讥侃道,“不是说有饺子么,咋连汤都没了?”
  “呵呵,不知道啊。庄爷爷新买的韭菜,剩下两盘,还说明天早上他老人家要煎给我吃呢。咋你一回来,就啥也没有了呢?”我心里爽透了,倚着门框说。

  庄西风从口袋里掏出一迭钱,分别掀起两个老土匪的席子放到下面。又走到我的大木床上坐了一会,最后才走出室外,嘴里不由分说地道,“你过来!”
  虽然心里十二万分不乐意,但我不敢违拗,鬼使神差地跟着他身后走到石桌前坐下,并拿起凉水壶给他倒了一碗凉开水。
  “你回来干吗,就不怕撞见你爷爷么?”门顶灯光柔和,远处货场上大灯朦朦胧胧。
  我漠然地看着眼前这个轮廓分明、清秀俊朗的面孔。从五年前亲手掐死他刚出生的女儿时起,这个外表清秀如书生的恶魔,就是我李三石和所有人的恶梦。三年前,也正是这个被称为我哥哥的人,亲手将我送进少管所。这个人是大人物,是个商业奇才,经济精项,也是个令人胆寒的恶魔。他只比我大两岁,就控制着栈桥混混帮,经营着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他的庄氏旅游与实业集团是天都市最大的民营企业集团,在泰东省私营企业中排名前五。

  他直视着我,面无表情,“我来找你!”
  “找我?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
  我扭头眺望着灯火通明的铁路货场,一时不清楚他的来意。
  “不,起码在你眼里,是失败者!”
  他依然直视着我,我心里惶恐,不敢与他对视,便扭头望着货场。

  “你很能蹦达嘛,出来当天就干趴了田昊。当年的哭包怂,今天的李大侠有勇有谋,还精巧设计,让田昊在黄征面前出丑。你这哪里是让柯云露、田昊出丑,你分明是让我庄某人在黄征面前出洋相。陈沙河保了你,是希望你这个弟弟事事给我这个哥哥添堵,是拿你当炮灰当枪子使。渣土公司整合本是个商业行为,你却打上门去,威胁人家段局。官场深似海,段局在官场混了一辈子,盘根错节,你以为得罪了他你还会有好果子吃么?!”

  庄西风声音很小,依然很平静,但手敲着桌子,象是慈爱的哥哥在教训做了错事的弟弟。这种教训我经受的太多太多了,虽然我知道接下来会是啥,但我还是针锋相对,反唇相讥。
  “田昊当时在干嘛,他是你的人,你没问问他吗?你是希望我看着两个无辜的嫚被他弄进风月城当鸡,而无动于衷么?你还应该问问柯云露,他当时是不是故意设局引我上钩?我在派出所的时候,丨警丨察吵架我都听到了,我刚提前释放,柯云露便想把我再送进去。我很难相信柯云露敢背着你这样干,你说你在国外,你敢摸着良心说你真的完全不知道?!”
  我抓住柯云露陷害我这事不放,庄西风有一万张嘴也辩不清白。
  汽笛呜呜长鸣,一列货车哐当哐当进站,遮天蔽日的蒸汽掩藏了他的尴尬。但他显然技高一筹,避重就轻,轻描淡写地化解了我的攻势。
  “石头,这段我一直在国外,你出来时我应该在德国法兰克福,民营企业代表,跟随陈慕华部长访问德国、法国、意大利三国企业界。相隔半个地球啊,时差十几个小时,你以为我会有精力去过问这些小事?”
  我嘲讽道,“呵呵,小事?在你庄总眼里,我们小人物被人陷害,甚至被关进监狱,都是小事一桩……”
  “够了!”他大手一挥,冷冷低喝一声,无情地打断我。

  与过去一样,辩到底一定不是我对手,因此他根本没耐心,只会用武力体罚我。
  他声音也变得渐渐严厉,“狡辩的功夫见长,和小时候一样不长进。三年前的事,我手下人做得过了点,大哥向你道歉。你已十八岁,已经是个男人,总不能就这样胡混?出来才几天,打了田昊,收拾了王驹子,打上段局的门去,不知天高地厚。曹啸野、段局长哪个是你能惹的,他们谁都能要你的命。该收收心了,以后就跟我干吧,先到蜡烛厂当厂长助理,学学做生意,其它以后再说。”
  他说得很武断,但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而且也找了个好理由,“不,我不会跟你干,我还怕庄爷爷断了我回家的路呢!”
  “你找死!”
  他勃然大怒,隔着石桌甩手“啪”“啪”给了我两巴掌。
  他被我刺中痛处,双目冒火,嘴里小声怒骂,“你还是那个不成器的废物,好,你就继续和张华山、刘希玉那帮小混混在铁道上、港里混吧,能混出啥名堂?你整天想着跟我斗,就是不愿意跟我走正道。垃圾,人渣,我警告你,陈沙河是个危险人物,上了他的贼船,就是与我为敌。现在正是企业资源重整的关键时期,你要敢给我添堵,么的下场会很惨,到时别怪老子不讲兄弟情面……”
  “兄弟情面,你打我的时候讲情面了么?”
  我被他两耳光甩得眼里金星直冒,耳朵又开始嗡嗡嘶鸣。但我没有反抗,甚至没有与他大声对骂或辩解。并非因为害怕,而是没有必要。愤怒啃噬着我的灵魂,我却心止如水。
  动手从小到大我从来不是他对手,在天都市道上,即便赵尚河、刘晓蓬、项东升、解东方、朱九桶这些强人,也无一人是他对手。况且他还有两个随身保镖,都是从南亚各国退役特种兵中聘请的杀人魔头,与他打是不自量力,徒取其辱。
  “呜——呜——”
  汽笛长鸣,一列拉煤车进站,大地在哐当哐当震颤。
  他站了起来,拿起金属烟盒揣起,在石桌边气度万千地走了几步,突然回头看着我,“石头啊,大哥刚才打你别怪,我是恨铁不成钢,让你气急头了。我很忙,专门抽出时间来找你,其实是想和你聊聊。家业大了,步步艰难,很多人还对我有误解,有种传言。我们是兄弟啊,我很希望你能理解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