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74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悟明白这个道理,我被自己超强的智商吓了一跳!
  这座小铁矿在庄西风眼里或许一钱不值,张华山经营的华山渣土公司更是肮脏不堪、不值一文。活了十八年,老子两手空空,假如这矿山在老子手里,老子可就有了一座面积十几平方公里的名副其实的铁矿啊,小事么。万丈高楼平地起,老子要斗败不可一世的庄西毒,不就得一步一个脚印,慢慢盖起这座高楼啊!
  富贵险中求,我李三石穷困潦倒至此,已经走投无路,在庄西风眼里连草芥都不如,何不一试?!

  这念头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试”就要付出代价,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主动走进段淡食挖好的陷阱,那是一场生死博弈,甚至还有性命之忧!
  但我已顾不得多想,带着这包文件就回了家,路上还买了两个大西瓜,这段时间一直在外面晃荡,现在被人打了两巴掌,我也真的有点想妈妈了。
  父亲远在牢山县渔村监督劳动自然不在家里,妈妈在小厅内昏黄的灯光下批改作业,两个妹妹在自己的房间里做作业。见儿子提着西瓜回来,妈妈高兴地摘下花镜,接过西瓜让我坐下。自己拿到厨房洗了一个切好,端一盘给房间里的两个闺女,两个小美嫚只是露头与我这个大哥打了个招呼,就吓得远远地躲到自己的房间里再不敢出来。
  不足十二平米的小厅,昏黄的墙面上贴满两个妹妹的奖状,没有一张是我这个当哥哥的。人造皮革裹成的小折凳紧贴皮肤,更显闷热。一张吃饭用的折叠小圆桌,现在成了妈妈的办公桌,一晃就吱咕吱咕响,现在上面堆着一撂学生的作业。靠门边墙上挂着一本美人挂历,身着泳装的刘晓庆扭腰摆臀,笑得很清纯、很甜美。
  瞅着挂历我自豪地想,我的妈妈稍一打扮,比刘晓庆还好看。
  妈妈又端着二盆切好的西瓜出来,放到厅里的折叠桌上,并将作业本收起搬到卧室。怕儿子热,还不顾妹妹们的连声抗议,从卧室内抱出快散架的老电扇,拧开对着我吱呀呀地吹。见我坐着有点拘束,她递一块西瓜给我,“石头,你咋的了,这脸上……”
  黄色的电扇老态龙钟,擦拭得很干净,边框上已斑驳陆离,转动起来吱嘎吱嘎响,象老人的骨头关节在摩擦,迈不开步伐。妈妈的关心让我鼻子发酸,但我却对妈妈一笑,啃着甜到心里的西瓜,也拿起一块递给她。
  “妈你也吃,我脸上就碰了一下,没咋的。”
  “碰一下?石头,你这是让人打的……”
  妈妈抚摩着我脸颊上庄西风打出的指痕,心疼地叹息一声,心疼地说。
  我无言以对,但到底没出是庄西风打的。她接过瓜坐下,脸上带着淡淡的忧伤。我们母子俩相对而坐,妈妈优雅地吃着西瓜,一会便又高兴起来,看着我的脸问,“石头,妈暑假辅导了四个班,这阵太忙也没顾得去看你,工作找的咋样了?”

  我看着妈妈,“四个班?你不累啊,妈你都有白头发了。我大了,家里挣钱的事以后就交给我,我……”
  大话脱口而出,我心虚地不敢往下说了。
  妈妈莞尔一笑,儿子能说出这句话就够她开心的了。
  她抚摸一下我脸上的指痕,把一粒瓜子揩掉,“你们都长大了,妈妈也就老了,听你这样说妈真高兴哦。嗨,这四个暑期强化班都是别人开的,每个班就请我每天带一堂数学课,准备一个教案就行,不累,比带毕业班强多了。”
  一天四节课,对妈妈这样带高三毕业班的优秀老师,工作量真是小多了。我知道她心思,最希望我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不再乱晃悠。我便实话实说,当然打架和捉奸的丑事是打死不能说的。即使妈妈得到了什么风声,我也绝对不会承认,否则她一定会伤心。
  妈妈听了很高兴,我吃完一块她又递一块给我,自己擦擦手说,“舞厅不去也就罢了,整天与那些女流氓为伍,妈也不放心。要不……妈妈再找找老同学,看看能不能在哪个中学弄个临时工?”
  “谁说在舞厅的就一定是女流氓?”我呛了一句,也递一块西瓜给她,“妈你再吃一块。工作的事,你不要为我操心。我一身力气,到处都是活饿不着。妈妈,我……今天回来,其实是……有事想求您帮忙的。”
  我字斟句酌,既怕妈妈笑话,更怕她究根问底。
  果然,妈妈“噗哧”笑了,如沐春风。她实在没想到十八年来一直疏远她的儿子,这趟回家来与往日大不相同,儿子和她说这么多话,而且还是来求妈妈帮忙的,这让她舒心透了。
  她咯咯笑问,“有事找妈妈是应该的呀,又不是求外人帮忙,你这个‘求’字用词不准,就显得生分了。说是不是没钱用了,这阵妈收了几百块学费呢,你说要多少,妈妈拿给你。”
  “我不缺钱。”我啃着西瓜,摇摇头。刚从段淡食那黑了十万,铁道帮黑老大怎么可能缺这几百块钱。我尽可能让自己的话说得乖巧些,“妈妈,我……真的有大事求您。您答应保密我就说,尤其是不能告诉那个人。”

  “保密?还要妈妈保密啊?”
  妈妈怔了一下,脸上好看的笑容瞬间消失,顿时又有点心惊肉跳的惊惶感觉,这个儿子总有“惊喜”让她这个做母亲的一夕三惊。她眉头蹙了一下,紧张地看着我。
  “到底怎么了,石头,你不会又在外作啥大业了吧?”
  “我没犯事,妈看你紧张的,莫非我就只会作业。”
  “好吧好吧,没作业就好。妈答应你一定保密,爸爸也不能知道么?”
  “当然,那个人当然不能知道,妹妹也不能知道。”
  “那个人”自然是指父亲李成栋,我们父子俩早已经形同路人。

  只到妈妈珍重地点点头,我才说,“是这样妈,有人转让给我朋友张华山一个铁矿,他不知道矿山手续是否合法、可靠,我不熟悉这方面的人,想请妈妈找人帮着鉴定一下。”
  “铁矿?你说有人转让给你朋友一座铁矿?!”妈妈一惊不小,她倒吸一口凉气,弯眉蹙起,张着嘴,竟然紧张得用手轻拍着胸口。
  她是中学数学教师,知道象鞍钢、马钢、齐都铁矿、天都钢铁厂这样的大企业,它们无一不是国家大型厂矿企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现在,儿子竟然说有人要转让给他的朋友张华山一座铁矿,那个张华山是孤山区有名的小混混,这着实让她难以置信,甚至是如同听惊雷。
  “啧啧,妈你又这样,你儿子就只会违法啊?”妈妈的神情让我大为不满,似乎她的儿子除了给她作业,就不会有啥正经事。
  妈妈尴尬地咯咯笑,自嘲地说,“不是不是,石头,妈是着实被你惊了一下……”
  我看着妈妈好看的眼睛,解释说,“妈是这样哈,这是小铁矿,小小的,农村小乡镇搞的哪种,小到可以忽略不计。我一个朋友实在开不下去了,就想请我另一个朋友张华山帮他一块干。他签了合同,但华山还没签字,还将当初承包矿山的材料给了我们一份。华山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现在需要知道这东西是否可靠,有没有法律效力,您知道的,我学上的不多,这个我不太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