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75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谎话编得心虚气短,我额头已经一层轻汗,赶紧从包里拿出黑色的塑料文件夹摊到妈妈面前。
  打开文件夹,妈妈不再紧张了,但她心里又在笑。
  她的儿子虽然是黑道大哥,但心地真的是善良的,甚至都不会撒谎,就这脸就红成这样了。她当然知道那个张华山,两人好到穿一条裤子,一起打架斗殴一起作大业,连张华山的媳妇宁小鱼都是儿子帮着骗来的。当然她没有揭穿儿子,而是戴上花镜,一份一份挨个看了一遍,看得很仔细,看毕蹙眉思索起来。
  其实越往下看,她越觉得这更象一个超级玩笑,文书、各种批准文件、示意图看着像是真实的,可在她看来这事根本不靠谱,象天方夜谭。
  那时的中国北方,大量城镇全民和集体企业都在生死线上徘徊,农村已经开始学习苏南经验,鼓励兴办镇办、村办企业,家家点火,户户冒烟。但城里人对个体工商户和私营经济还很陌生、甚至畏惧,妈妈无论如何也不敢想象刚出少管所的儿子,仅仅十八岁的社会混混,黑道大哥,会和一座矿山联系在一起,这似乎太遥远了些。
  但可怜天下父母心,做妈妈的总希望自己的儿女能成龙成凤出人头地。因此,为了稳妥起见,她还是决定帮帮儿子。
  “石头啊,文件象是真的,但妈妈是数学老师,这不是我的专业,妈妈提不出专业建议。你别急,妈妈过去的一个同事张老师学的是矿产专业,现在调到重工业局了,他是这方面行家。明天我悄悄拿去请他鉴定一下,然后再答复你,好吗?”
  我相信妈妈,留下文件便返回了陈公馆。
  第二天中午我刚从七号码头老坑道的家里喝酒回来,妈妈就骑着自行车亲自来了陈公馆。我请妈妈在室内大桌边坐下,打开吊扇,给妈妈倒上一碗白开水,便急切地问,“妈你喝水,材料是不是真的?”

  妈妈点点头,端起碗呷了一口,说,“石头,文件都是真的,张老师跟齐都市地矿局老同学联系了一下,人家很帮忙,打电话到都南县农委矿办给查了。都南县北山镇东郡村东边的一大片荒山,约有三十多平方公里,都属于镇上的,外面十几平方公里被一个叫马文龙的人包了,办了养驴场和水泥厂。里面十几平方公里,被一个叫段淡仁的支部书记给承包了下来,办了一个小铁矿,名叫北山铁矿,矿石品相好,但因出山路不行,开采成本过高,矿石根本运不出来,现在已经差不多倒闭了。”

  说着,她有点忧虑的看着儿子,“石头,你知道这个段淡仁是啥人么?”
  “当然知道,市房管局副局长段淡食的堂弟。”我实话实说说。
  妈妈说,“对啊,张老师提醒我,从这些文件上看不出什么,青木洞……青涧岭……但凭经验,承包这个矿山和开办这个铁矿的真正投资人,应该是段局长。现在提倡开放搞活,鼓励发展乡镇企业,农村乱得很,可段局是行政领导,却私自投资办一座小铁矿,你要知道这规模不是闹着玩,或许得投资几十、上百万,他哪来的这么多钱?同时,将一座矿山毫无保留地拿出一半给了你朋友张华山,这需要说得过去的理由,因此这事有蹊跷,一定有很大的风险。妈妈不建议你掺和这事!”

  我没有回答,我当然不能答应妈妈的话。
  妈妈也知道儿子不会听她的话,从小我就在铁道边飞,何况现在已经成了一个男子汉,都比她高出一个头了。但是,母亲的天性,还是让她徒劳地叮嘱道,“张老师还跟妈妈说,都南县的大山中矿藏很多,但因民风彪悍、交通不便、开采成本高,现在在大山内开矿的都是乡镇企业和私人。天都市有钱人也有不少去了那承包山地开矿,听说乱得很,经常出人命,但全都血本无归,真正挣到钱的没一个……”

  我频频点头,妈妈说的这一番话,反而让我心里踏实了起来。
  既然有钱人都去那开矿,那段某人这个矿便有可能是靠谱的。当然,段谈食主动捐出小铁矿一半股权,首先是个局,其次或有其它原因。而我偏要去趟这趟混水,这原因现在也是不能对妈妈讲的。于是我努力作出乖巧态,信誓旦旦地点头说,“妈你放心,我保证全听您的,这事我只是帮朋友忙,该我干的事到此为止。我过几天再去找工作,这事我保证不掺和了,您一千个一万个放心。”
  我看出妈妈心里在苦笑,我是她儿子,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也是一生坎坷的她全部的希望,没有谁比她更了解我。这些话从我嘴里说出来,“全听你的”就是一句不会听,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了。“一千个放心”“一万个放心”就是不需要你操心,我的事我自己做主,小时候你都没管过我,现在我已经大了,你担心也没用!

  尽管心里再明白不过地知道这是一件不靠谱的事,但母亲的天性,妈妈还是不想打击我的积极性。况且我把旺盛的精力投入到虚无缥缈的“铁矿”上,总比整天打架斗殴要让她省心。
  于是,她又从包里拿出一本《铁矿采选概论》说,“铁矿采掘是国民经济基础行业,是一门重大的工程学科。如果你感兴趣,有时间可以读读这本书。并非什么人都能开矿,搞好一座铁矿是一个系统工程,必须有懂矿的专业人员才行。张老师的这个同学还说,他的一个大学同学叫刘祝五,当年曾是泰东省银家岭铁矿的高级工程师,后来犯生活错误被开除回乡了,好像就是北山镇鸿烈村人,不知是不是还活着。如果你那个朋友非要去开矿,应该第一时间去找找他,让他负责技术方面工作。”

  “好的妈,这本书我有时间看看,好帮朋友出出主意。您说的这个刘祝五,我也让他尽快去找。”我尽可能装作若无其事地接过书,嘴里信誓旦旦。
  临回去前,妈妈又提醒说,“儿子,妈妈还是不放心,有一句话你一定要记着:这个世界很现实也很残酷,一份汗水一份收获,从来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
  我庄重地点点头,“妈妈我记住了,真掉下来我也保证不张嘴!”
  要么是对牛弹琴,要么就是故意装糊涂。妈妈一边推着自行车往大港外走,一边在无奈摇头,她的心里在苦叹,感到无力,能帮儿子的也就这么多了。儿子怎么可能听不懂她的话,她在忧心焦虑,段局凭空送给儿子一座小铁矿,这背后到底发生了啥惊天动地的事?
  她也知道事情无法回头,儿子肯定要去弄什么铁矿的了。几百里外的深山老林哪,儿行千里母担忧,山区人彪悍治安乱得很。可总比留在天都市隔三差五闯大祸好,而且她的儿子虽然名声狼藉其实从不会伤天害理!
  我并非是一个爱撒谎的人,糊弄过妈妈这一关,当天晚上七点多,我就带着张华山、刘希玉来到西留侯村外的铁道边。不远处的知青小院炊烟袅袅,晚归的羊群咩咩叫,喜欢养羊的四头叔扭头远远地看着我们,一列货车驶来,待蒸汽散去,我们已不知去向。
  二千年前,淮阴侯受胯下之辱,终成兴汉三杰。二千后,小混混李三石忍受两掴之耻,然我知耻而后勇,现在老子盯上的是一座铁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