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80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事在人为,万一要是干成了呢?!
  烫手也罢,陷阱也罢,诱饵也罢,不试一下怎么就知道自己不行?!
  人的本性是贪婪的,人也都存有侥幸心理。看着这红色的山峦,这诱惑令我隐隐兴奋,让我实在没法拒绝。可要玩转这座矿,仅靠我们几个外行怕是远远不行。现在才感觉到了知识的可贵,只恨当年读书少。于是我想起了妈妈说过的那些话,想起了暴牙刘说过的那个“名声”很响、正遭遇毁灭之灾的刘扒灰。
  造化弄人,全是天意,这都南大山中有一个重要人物刘扒灰,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我们的视野。
  傍晚之前,周刘庄的人可就要杀来了,刘扒灰的儿媳妇将要被人家抢回去当新娘,自己的老屋将要被人家扒掉。在农村这本来是十分寻常的事,姑娘在夫家被逼死了,娘家男男女女来骂一场,再象征地打上一架,甚至扒了房子牵走了猪,就算给姑娘讨回公道了,气消了这仇恨也会慢慢湮没渐渐过去。但刘扒灰躺在坑上,孙子又是个傻子,这刘寡妇要被抢走了,这爷孙俩也就没法活了,这是灭顶之灾啊,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天底下还就有这么巧的事,我们几个混混被段老江湖骗来了,上天便安排周小楼非得在此时此刻来欺负刘扒灰。老子是从来不怕事大的主,现在已经铁了心帮着暴牙刘为刘寡妇一家打一架。佛云,“作百佛寺,不如活一人。”老子现在救刘扒灰一家性命呢,难道还不能将这老小子请出山?
  呵呵,还真感谢西毒那两巴掌。空手而来,想拥有甚至玩转这北山铁矿,那就从争取刘扒灰加盟这儿打开缺口罢!
  张华山拿出按照段淡食文件中图形画的草图,另一个更大的采矿点青涧岭应该在青木洞采矿点东约两公里远。
  “加快速度,争取尽快下山!”我拄着木棍,带头起身,我们顺着逶迤的山道翻山越岭向东走去。
  青木洞与青涧岭隔着两道山岭,山道顺着山涧蜿蜒曲折,穿越重重密林,勉强能走牛马和手推车,想通汽车便需要平整、改造,工程量真不小。小道北侧还有一个巨大的山涧,叫蟾蜍涧,深不见底,与北侧的红莲河相通。
  到了青涧岭,眼前的景象与青木洞完全不同。这里目所能及,周围都是平坦的山头,岩石已经风化,有的地方长满杂草,有的地方石头用脚就能踩开。山头中间,是一个面积约两三平方公里的丘陵,灌木、杂草丛生,没有大型林木。

  我们不懂矿,只能凭草图上标示的“矿区”两字判断,这里正是另一个矿区。只可惜没有路、没有电,青涧岭完全是原生态的荒山野岭,根本就不具备开矿的条件。就在此时,山崖另一边的山坳内响起“砰”“砰”几声枪声,山崖那边天上,一只山鸡翻滚着落了下去,顿时响起人呼叫猎犬的吵嚷声、叫喊声,听起来十分热闹,那是一群打猎的人带着狗犬在围猎野兽。
  青涧岭这矿区一片荒芜,巨大的宝藏变成了鸡肋。这让我隐隐感觉心痛,包括张华山、刘希玉在内,我们三人完全忘记了处境,完全忘记了我们可是被老奸巨滑的段淡食骗来这深山老林的,于是危险突然不期而至!
  突然,空气在隐隐的震颤着,我刚感觉心里发虚,我们身后的山坡上也响起“砰”“砰”两声枪响。距离很近,似乎就在头顶上不远处。几乎与枪声响起的同时,“嘣”地一声巨响,一支箭从我耳边掠过,直直的扎入身后一根槭树枯干上,树皮上溅起一片碎屑。
  “弩箭?!”
  “有杀手……”
  张华山、刘希玉惊叫一声,象弹簧似地从石头上蹦起,身体象灵猫一样连滚带爬锁进密林,然后借助岩石与树木掩护,从两翼快速向身后的山坡上迂回包抄上去。这弩箭是冲着我来的,这让我魂飞魄散,如傻了一般动弹不得,瞬间反过味来才惊恐地翻到一块岩石后躲藏。
  见再无动静,便慢慢扭过身来,战战兢兢地从槭干上费力地拨下箭矢,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三棱凸脊铁箭头,扁翼,上带六条血糟。一旦射入人体,翼面倒刺会牢牢钩住合拢的伤口难以拨出,血糟则会让血流不止,难以愈合。箭身紫色,如红木筷子一般,重甸甸的。这玩意当年我仅在曹啸野的五月红大酒店内见过一次,当时曹啸野办公室的墙上,就挂着这么一把弩,他专门拿下还向我眩耀过一番。我记得那张弩函中箭的模样,与手里这支十分类似!
  难道是曹啸野要报银河一箭之仇,故而专门派人到这大山里来追杀我?不,他犯不上这么急,他更不可能知道我们来了北山山区。是段淡食,只能是段淡食,如影随形,果然是个局,这是专程派人与我们同时来到这里,并在暗处伺机击杀我们。

  可刚才那声枪声又是咋回事?我十分不解地看着山坡上。如果直接用枪击杀,或用弩攻击,处在枪口下的我们必死无疑。
  不一会儿,张华山、刘希玉下来了,张华山手里还提着一把紫色的弩和精致的背带。刘希玉手里则拿着一把精致的黑色小酒壶,说,“山坡上有一道崖,树很多,很隐蔽,是极好的狙击点。石头上有血迹,地上扔着这张弩,酒壶遗落在石头缝里。石头,我们是死里逃生捡了一条命……”
  他脸膛煞白,说得前言不搭后语。
  “伏击?弩杀?”
  我惊问,汗毛倒竖,头皮阵阵发麻。
  弩杀和枪杀一样,都是要一击夺命,段淡食果然要杀人灭口!
  张华山面色如铁,心有余悸地将弩递给我,“我们是被伏击,而且是持枪、带弩伏击,非同小可……可也有枪手解救了我们……看来,段淡食这个老淫棍,这是下了死手,或许早就派人来山里了,静等着我们上钩。我们暴露在人家的枪口下,如果不是有人突然截了胡,如果弩击不成,便会用枪,我们难逃一死。”
  有人截胡?这怎么可能!
  这比发现我们被人伏击还要让我震惊,在这离家乡天都数百公里外的地方,四顾茫茫,竟然有枪手出手救了我们一命,令人匪夷所思。

  现在,我们仍处在危险之中。段淡食铁心夺命,岂会善罢干休。张华山、刘希玉都看着我,显然现在应该快速脱离险境,以保命为主。逃回天都后,再找段淡食这个老妖孽算账,让他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石头,不能犹豫……”
  “石头,留得青山在,我们得让段淡食碎尸万段!”
  张华山与刘希玉借助岩石和树丛掩护,神情紧张地监视着周边山头的丛林。

  杀手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段淡食一定出了重金来买我们的命,杀手一旦衔命而来,岂会允许自己失手。一击不成,必伺机再来。即便现在就开始逃命,我们也一直活动在他的枪口之下,想逃就逃得了么?!
  我仔细看着这张弩,这是杀伤威力巨大的擎张弩,比曹啸野办公室那张还要精致。紫色弓和箭函,弩机和扳手是铁的,肩托和把手打磨得油光铮亮能照见人。箭函内仍有九支箭,十分精巧。装弩的袋子是棕色厚帆布做的,做工精致,手感很好,上面还印着外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