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真女子》
第24节

作者: 冬天的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

  孙真真下意识的绷紧了神经看着我说:“你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
  我皱起了眉头:“难道你觉得我不该过问这个问题吗?”
  孙真真脸上的神情开始阴晴不定,似乎是在思量着什么,而我,也在此时掐灭烟头再次给自己点上了一根,静静的等待着她将要做出的决定。
  在我一根烟将要吸完的时候,孙真真似乎也在徘徊中终于做出了决定,对我说:“老大,其实刚刚那个人就是我的前男友!”
  我震惊的看着孙真真,说:“那孙子就是当初抛弃你的那个人?”
  “嗯,是的!”孙真真点了点头,随即对我说:“当初我的确因为他的原因将自己沉沦在黑暗的牢笼里禁锢着自己,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谁让我重现了光明,就让往事随年月流去,随白发老去吧,从此我要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安安静静的做一只在天空中漫飞的风筝,守护着那辆属于我的自行车,一辈子!”
  我因为孙真真的话而沉默了下来,随即撇了撇嘴对她说:“亏你还看得这么开,那孙子曾差点害的你家破人亡了!”

  “算了吧……就算没有他,家始终也是要破的,而人也终有死去的那一天!”孙真真深呼吸了一口气,说:“关于钱的问题,是时候我会告诉你的,但你放心,这钱的来路很干净,而且关于那个人,也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点了点头,没再说话,这时孙真真又疑惑的看着我,说:“我听说米琪姐去了北京,你还有什么想法吗?”
  我摇了摇头,道:“暂时是没什么想法,本来昨天打算去一家传媒公司应聘的,结果出了些意外,就给耽搁了!”
  “意外?什么意外?”孙真真疑惑的问道。
  我叹了口气,脑海中下意识的想起了苏曼的身影,于是摇了摇头说了句“没什么”后,开始招呼着孙真真替她的房间开始打扫起了卫生来。
  在晚上的时候,我与孙真真一起在她的麻辣香锅店内吃了点东西,然后坐在她的办公室里喝着茶水聊天,不得不承认其实她这家店里的生意还是蛮火爆的,我粗略算了笔账,以目前的盈利状况来看,如果孙真真收购时的价格不超过五十万,那么在一年之内至少可以将她所投资进去的本钱给捞回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显然低于五十万时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本身这家店在转让之前就是在盈利的状态,老板更不会傻到以这么低的价格转让出去,除非他脑子出了问题。

  于是带着疑惑我看向了坐在办公桌前逮着一只小乌龟玩来玩去的孙真真道:“孙老板,说句实话,你当时盘下这家店的时候,一共花了多少钱?”
  孙真真当即敏感的看着我,道:“你突然问这个干嘛?”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孙真真的话,她接着又是喜笑颜开的看着我说:“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想来给我打工对吗?没问题呀……本小姐心情高兴,给你个副总当当怎么样?”
  我一阵无语:“你这企业可真大啊,一个副总的手下就带着二三十个服务员加一个经理!”
  “你爱当不当!”孙真真说完就又开始玩起了桌子上的那只小乌龟来。
  我见从孙真真的嘴里也问不出什么,索性也就不再也么无聊,道:“你好好的跟你‘男朋友’研究某些知识吧,我先走了!”

  “拜拜,不送……”
  我前脚刚走出孙真真的办公室,便听见从里面传来了一阵泼妇般的嘶吼,我朝身旁的服务员尴尬的笑了笑,随即赶紧装作如无其事的姿态走了出去。
  在门外的一颗挂满闪烁着霓虹的树下坐了下来无聊的吸着烟,顺便再看一看此时人们生活着的状态,这时我的微信“叮咚”响了一声,我习惯性的掏出了手机,这时只见这是一个微信的添加好友申请,而且这个人的名字叫“爱曼曼真是太好了!”。
  我一看上面的头像居然挂着我的身份证照片,顿时一阵无语,果断拒绝了这个好友申请,而在片刻的时间后,苏曼的电话打了过来,问我:“你干嘛不接受我的微信好友申请?”
  我回道:“你能别把我的照片弄个跟个遗照似的挂在那吗?”

  “可是我不这么挂着的话,你怎么知道我是谁呀?”
  “难道单靠你的网名我还分辨不出来?”
  “哦,你这是变相的夸自己聪明吶!”苏曼沉默了一会儿,随即笑着对我说:“你猜猜我现在到哪里?”
  我将手中的烟头丢掉,随即又朝自己的身后看了看,道:“别说我们碰巧又遇上了!”
  “你少臭美了……不跟你说了,电话费太贵咯,你加我微信语音聊!”
  说完苏曼也不管我是否答应,便直接挂断了电话,继而我的手机提示又是一个微信的好友申请发了过来,这一次她换了一个头像,居然是一个动漫小猪,我无语的接受了申请,问道:“你这是变相的说我是猪吗?”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苏曼发来一个可爱的表情,随即又给我发了一条消息说:“给你唱首歌,听完猜猜我要到哪吧?”

  我没有回复苏曼消息,而是从身上掏出了耳机接在手机里,等了片刻后,苏曼发来了一条长达两分钟的语音消息,我点开那条语音消息,马上苏曼的声音就通过耳机传到耳膜里,她的声音依旧有些许悲伤但却很安静:
  “是不是对生活不太满意,很久没有笑过又不知为何,既然不快乐又不喜欢这里,不如一路向西……去大理……路程有点波折,空气有点稀薄,景色越辽阔,心里越寂寞,不知道谁在何处等待,不知道后来的后来,谁的头顶上没有灰尘,谁的肩上没有过齿痕,也许爱情就在洱海边等着,也许故事正在发生着,谁的头顶上没有灰尘,谁的肩上没有过齿痕,也许爱情就在洱海边等着,也许故事正在发生着……”

  听完之后,我回味了许久,才发了个条语音消息过去,问道:“你跑大理去了?”
  “准确的说,应该是在去大理的路上!”说完苏曼又发了张噘着嘴的鬼脸自拍照过来,而背景好似是在火车上。
  我笑了笑回道:“你这张照片倒是跟你的头像很像!”
  “去!不懂得欣赏!”
  “是呀,你喇嘛美!”

  等了半天,苏曼才回我一条消息:“如果我在大理等你,你会来吗?”
  ——
  我心底一沉,意识到苏曼说出这句话的背后,很有可能是她真的要离别上海了,于是有种难以言表的情绪压抑在心中,思量了半天才回道:“你不是说上海的天比较蓝吗?为什么突然又决定去大理了?是因为上海让你活的太累了吗?”
  “没有啦,我在上海过的很开心,只是就想出来走一走而已,顺便看看洱海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下意识的点了根烟,回道:“你是在洱海边期待着爱情吗?”
  “我在洱海边等待着重生!”
  我不知道苏曼说出这句话的含义是什么,或许是她心底曾受过什么创伤吧,等了片刻后,我又问道:“你以后还会不会回上海?”
  苏曼并没有对我做出的答案进行回复,而是逆思维的是发了个微笑的表情,问我:“我不回上海你可以来大理找我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