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真女子》
第40节

作者: 冬天的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
  此时窗外的天色逐渐暗了下来,而那隔着几条街的楼宇上也开始亮起一道耀眼的霓虹,我站在阳台朝小区楼下花园里的长椅上看去,只见顾冉果真已经坐在那里等候着我了,不过她此时却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色长领毛衣,我依稀能看到她那伫立在寒风凛冽中的身影正在发生轻微的颤抖。

  于是我赶紧回到房间从衣柜里取出了一件羽绒服,随即快速关上上下楼来到了顾冉的身边,最后将羽绒服披在了她的身上,皱起了眉头道:“天气这么冷,有啥事儿你不能上去进屋后再说?”
  顾冉拽了拽衣服将自己包的更为严实一些,笑着说:“没多大事儿,在哪儿说都一样的……再说……我俩曾经有过一段失败的感情,如果我这个时候去找你,容易引起你女朋友的误会!”
  我知道顾冉所指的女朋友正是苏曼,但也不太情愿让她知道此时的我依旧单身,便说:“她早都去北京了,得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回来!”
  顾冉恍然大悟似的“哦”了一声,才面带歉意的说:“你之前早都跟我说过这件事情,可惜我一时忙碌,就给忘记掉了!”
  我一阵沉默,心中也大概猜出了顾冉所指的忙碌,或许也正是她为了筹备婚礼而已,我又下意识的朝顾冉的手上看去,顿时便被她那紧紧套在无名指上的钻戒刺痛眼球……
  我此时感觉自己的心脏无时不在抽搐着,顾冉这时好似发觉了我的异样,于是很自然的将双手插到了羽绒服的口袋中,盯着我问:“王也,你告诉我你到底遇上什么困难了!”
  我装作很自然的呼了口气,又随即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狠狠吸了几口后,才决定告诉顾冉事情的真实情况,说:“我前几天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老爸说奶奶病危没几天的时间了……但她此时最想看到的,是我们两个能像以前一样,以恋人的身份出现在她的眼前!这是她最后的一个心愿,我不想让她带着遗憾离去……所以,就给你发了那条短信……”
  顾冉紧紧咬着嘴唇,流着眼泪看着我:“可是……我已经结过婚了!”
  我再次吸了口烟,说:“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我只是想请你假装、假装一次我的女朋友而已!”
  “假装……呵呵……”顾冉目视着前方儿童乐园里的那摇晃着的木马,突然莫名的自己笑了起来,又是一阵沉默之后,她有些失神的看着我说:“王也,你不感觉这更像是对于我俩的一种讽刺吗?”

  我有些烦躁的丢弃掉手中的烟头,说:“你要是不情愿就算了吧,其实我本身也就没抱着你能去的念头!”
  顾冉再次莫名的笑了几下,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我与陆辉计划好周三要去趟巴厘岛旅行,所以最好是得在周二回来,如果时间太赶的话就坐飞机吧,到时候再转火车回去!”
  “我买的是周二的火车票!”
  顾冉皱起了眉头带着一丝怒意:“你明知道奶奶已经病危了,可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个消息!”

  “告诉你这个消息?”我冷声笑了几声,又道:“难道我要是提前告诉这个消息,你就不会与别人结婚了,是吗?”
  顾冉静静的看着我,而此时我也在彼此的沉默中,烦躁的点燃了根香烟吸着,最终随着儿童乐园里一个小女孩儿的哭声喊起,我与顾冉之间的沉寂气氛终于被打破,只见她走过去将小女孩儿抱在了怀中,很温柔的问小女孩儿为什么要哭,而那小女孩儿则是告诉顾冉她哥哥抢走了她的棒棒糖,之后就跑了,于是顾冉又轻声告诉小女孩儿,说是让她不要再哭了,并表示自己会买很多很多的棒棒糖送给她!

  我将小女孩儿抱在怀中,大老远的看见顾冉从小区外提了一袋子零食朝这边走了过来,等顾冉回来后,她又像个体贴的母亲般将我怀中的小女孩儿抱了回去,之后剥了支棒棒糖递给了小女孩儿,这时小女孩儿也终于露出了一个纯真的笑容。
  在陪着小女孩儿又玩了一会儿之后,顾冉又询问着她家在哪,最后牵着小女孩儿的手将她送回家,不过此时的小女孩儿却是让我与顾冉一人牵着她的一只手……于是在这个充满严寒的夜晚,我们像是一家人般,漫步在小区花园里的树木林草与昏黄的路灯之间。
  看着顾冉不时的对小女孩儿嘘寒问暖,并弯身帮她理起衣领系着鞋带的姿态,我好似产生了一种错感,仿佛此时的我与顾冉已经结了婚,而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儿也正是我俩那个没有打掉的孩子,可当我渐渐感到幸福的潮水向我涌近时,我再一次被顾冉那牢牢套在在无名指上钻戒无情的折回了现实之中,所能感受到的只是心脏被撕扯的疼痛……
  这个小女孩儿的插曲过去之后,我们再次回到那条长椅上坐了下来,顾冉满脸幸福的模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棒棒糖剥开含在嘴中,笑道:“王也,你想知道当年咱们打掉的那个孩子是男是女吗?”
  我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等待着顾冉接着讲,于是一沉短暂的沉默之后,只见顾冉深呼吸了一口气,才有些哽咽的说:“本来医生不告诉我的,可后来我求了她许久,她才说:是个女孩儿……呵呵……如……如果现在她要是还在的话,估计也该有刚才这女孩儿那么大了吧!”

  我继续保持着沉默,但指尖的烟蒂却是在不停的颤抖着,我不敢想象着当时被我们打掉孩子的模样,这会让我产生一种极大的负罪感,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死去以后,到底该以怎样的姿态面对我的女儿,或许一句抱歉是不可能得到她的谅解,又或许此时她母亲的离去,才是对于我精神上最大的折磨与惩罚!
  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顾冉轻轻擦去了眼角的泪水,回归了正题对我说:“王也,你感觉我这次跟你回去,意义到底有多大?……或者是,你能给一个足以打动我的理由,让我放弃与自己的老公前往巴厘岛的念头!”
  我静静的凝望着顾冉,但并没有再次习惯性的点燃香烟,犹豫了片刻之后,终于对顾冉说:“我没有任何一个能够打动你的理由,其实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本身就没抱着你能回去的念头,祝你们俩在巴厘岛玩的愉快!”
  说完我便礼貌性的朝顾冉露出了一个笑容,随之便起身离去,我不知道此时的顾冉心里在想着什么,也不敢去猜测,但当我回到家后透过阳台时,发现顾冉始终一个人坐在那条长椅上,久久没有离去。
  又是一段时间后,当我再次透过昏暗的灯线朝楼下看去,顾冉的身影也早都没了踪迹,我终于习惯性的站在阳台再次点上了一根烟,远方那忽暗忽明的的吊灯,再一次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此时多么想找个可以让我支撑的肩膀,让我嚎啕大哭一次,让我放荡不羁一回,可此时能够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只有一根接着一根香烟。
  在我正往迷途的道路上不知归何时,我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我下意识掏出手机,发现是远在潢川老家的老爸打来的,我带着一丝疑惑,很快接通了电话,问老爸现在这个时候怎么打电话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