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真女子》
第45节

作者: 冬天的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
  漫长的一夜终于伴随着寒风而过,当那天际边的曙光亮起时,我知道,这一天终于来了,而我此时却被困在悲喜交加之中饱受煎熬,毕竟这么多年过去,我终于有机会补全了自己那曾残缺的梦,但让我感到可悲的是,那个曾经与我说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人,如今却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而曾说着陪我一起看日出的女人,如今也换成了一个路人,想想都有点可笑。
  我掏出手机,用僵硬的手指拍下了眼前的这一刻日出的景象,虽然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完美,也没有摄影师镜头里出现的那片潮红,但它终究是我的一个梦,一个做梦都想梦到的梦!
  在将这个画面拍摄下来后,我又马上登陆微信朋友圈、qq空间,将这张照片发了出去,并配上了一个名为“你好明天,再见过去!”的标题,我想随着这曙光的照亮,我的生活今后也定将会重生!

  弄完这一切后,我看了看身边的苏曼,只见她依旧带着一丝微微的笑意看了看我,随之又将视线转向了那太阳升起的方向……
  中午时分,我拖着疲倦的身躯与苏曼一起回到了上海,到家后,我很快便如重释放的躺在沙发上,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轻松,在又休息了片刻,我的手机微信提示声音响了起来,我下意识的掏出手机,发现是好多天都没有联系过的米琪发来的信息,问我照片上的日出是在哪拍的。
  我不假思索的回复道:“在西塘!”
  很快米琪又回复着问我:“你跑西塘去干什么?”
  “看日出呀!”
  这一次等待了许久,米琪才回了我一条:“我现在比较忙,晚点再聊!”

  我端起茶几上苏曼给我泡的一杯感冒灵喝了两口,随即便将手机放到了沙发上没再回复消息,米琪此时正属事业上升的期间,忙点是正常的,可我最担心的也是因此多少也会影响到她的日常生活,想想她一个人累了连个依靠都没有的时候,我的心底生起一阵悲痛,可有偏偏感到无能为力,于是只能一个人在这悲痛中挣扎着、痛苦着……
  又等了片刻后,苏曼从我的房间走了出来,问我:“王也,我的行李你都放哪去了?”
  我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心情有些烦躁的说:“床下面,你自己找找看!”
  过了片刻,苏曼再次来到了我的身边,说:“床下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你是不是属猪的?”我掐灭手中的烟头,随即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但当我趴在地板上朝下看去时,竟发现果真如苏曼说的那般空空如也,我迅速站起了身来,明明记得当时为了怕被米琪发现这些东西,所以才想到把它藏到床下去的,如今却突然找不到这些东西,我还真有点茫然!
  就在我为此事感到疑惑的时候,苏曼从衣柜与墙壁的缝隙之中拉出了自己那粉红色的行李箱,瞪着我道:“咱俩到底是谁属猪的?”
  我看了一眼苏曼,并没有与她计较谁的智商问题,而是在琢磨着这行李到底是怎么跑到那个位置去的,我明明记得自己当时在将米琪糊弄走后,就赶紧把这些东西藏到了床下,可如今苏曼却是在衣柜与墙壁的缝隙之中找出的行李箱,那么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有人动过这个箱子,而能进这间屋子的人,除了我与苏曼,就只剩下了米琪了!
  没等我在继续想下去,苏曼拉了拉我的胳膊,又恢复了往日里的流氓加无赖的姿态,用一种乞求的眼神看着我说:“王也大哥……我以后还能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住下去呀!”
  我瞪着苏曼:“你工资还没发吗?”
  “发了,可是让我给回一趟北京……就没了!”
  我也懒得与她计较这事儿,便说:“这几天我要回趟老家,你想住,就自己在这住吧!”

  苏曼很敏感的看着我:“你回老家干什么?”
  我带着一丝怒意:“你是不是非得逼着我告诉你,我的奶奶快不行了?”
  在上海火车站的广场上,我看着那拥挤的人群与不时穿梭在人群中间的票贩子,心中有种股难以言喻惆怅,这是自从两年前我来到上海后,第一次再次来到这个车站,可回到家后,我这个背着叛逆、不孝子骂名的人,又该到底该以怎样的姿态面对家中的亲眷,我的心再一次没了底,甚至产生了一种对于回家的恐惧。
  这时苏曼在我身边似乎发觉了我的异样,于是有些不放心的说:“王也,要不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我皱了皱眉:“你陪我一起回去干什么?”
  苏曼轻轻咬了咬嘴唇,道:“我总感觉你这一走,今后就不会再回来了!”
  我给自己点了根烟,又长呼了一口气,说实话,今日一走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再次回到上海,万一真像我梦境中的那般,家里人已经给我安排好了相亲对象,而且我还有着一个豪不讲理的母亲,若她再次以死相逼,我究竟该何去何从……
  前往归乡的列车已经启动,而我依靠在窗边看着熟悉的城市一幕幕消逝在自己的视线中,心底有些沉重,又有些迷茫。
  在晚饭的时候,我要了份盒饭,站在车箱的门前,却没有心情吃的下去,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我将盒饭丢到了垃圾桶内,然后掏出了手机,发现这个电话是孙真真打来的。
  于是很快我便接通了电话,疑惑的问:“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孙真真还是像以前一样没谱,笑嘻嘻的的说:“你猜呢?”
  我心中一阵烦躁:“你要没事儿我就挂掉电话了,接电话还要钱呢!”
  “瞧你那小气样!”孙真真抱怨了一句,随即又继续笑着说:“我今天斗地主,一共赢了二十多万的欢乐豆,二十多万哦!”
  我无语的说了句“神经病!”随即直接挂断了与孙真真之间的对话,能无聊到把这种事儿当做乐趣并不惜打电话通知我这个消息的,恐怕也就只有她孙真真一人了,要论起奇葩,她当算第一人!
  挂断了电话之后,我又给自己点了根烟吸着,在一根烟将要吸到尾端的时候,我再次接到了一个电话,不过这电话却不在是孙真真打来的,而是远在潢川老家的老爸打的,大概就是问我准点什么时候能到家,他好提前去接我!于是我将一些车程大概要到的时间告诉了他,之后便再一次挂断了电话!
  一路大概经过了十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我终于在凌晨接近四点的时候下了车,而当我摘掉耳机走下火车的那一刹那,感觉整个人都不适应家中的气候了,虽然潢川也属于临近火炉武汉,但还是要比上海冷气逼人太多!
  我下意识打了个冷颤,不等我来得及多想,很快便被身后的人群给挤的被迫往前走着,终于,在我出了车站的时候,我再次接到了老爸打来的电话,问我此时的位置,于是我直接告诉他自己此时所在的位置,属于售票处的正大门前,老爸只是说了一句马上就到,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在接近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后,我终于看见了老爸身穿着一件深灰色的厚重羽绒服来到了我的身前,而站在他身边的,还有一个我并不算很熟悉的女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