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真女子》
第68节

作者: 冬天的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喝的有点多的我居然发现自己躺在了孙真真的床上,而孙真真则是死死抱着我的胳膊依偎在我的身边。
  我一阵心惊,赶紧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只见浑身上下都只穿了一条贴身内衣,而孙真真则是仅仅只穿了一条丝质睡裙,那凹凸有致的**几乎与我之间只隔着一层薄纱的距离。
  我惊得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那地上丢着大大小小的啤酒易拉罐,我根本记不得自己昨天夜晚喝了多少酒,只感觉整个人头昏脑涨,我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犯了大错……

  这时孙真真也被我的一惊一乍给吵醒,揉了揉眼睛,然后从床上爬了起来盯着我看:“这么早你就睡醒啦?”
  我重重的喘息着,随即非常紧张的捏着孙真真的肩膀:“昨天晚上我俩发生什么事儿了?”
  孙真真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发生什么事儿你自己还能不记得吗?没想到……你的肾还挺好的呀……”
  “我.操!”我懊恼的松开了孙真真,随即撕扯着自己的头发,起床便一脚踢翻了地上的垃圾桶!
  坐在床边,指尖处的香烟不断的颤抖着,我一口接着一口的吸着,这一切对我来说就像是梦境……我感觉自己心中所信仰的那颗星星已经坠落了下来!我的世界要崩溃了……脑子一片糟乱……我该怎么面对米琪,该怎么面对那即将随之而来的幸福……
  孙真真起身走到卫生间换好了一身衣服,随即依靠在门边看着我:“你自己看看你那德行……好像你睡了我,跟自己吃多大亏似的……一句玩笑话都开不起,你感觉我像是那种让人随便睡的人吗?”
  我因为孙真真的一句话,好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慌忙来到她身边再次紧紧捏住了她的肩膀,质问道:“你他妈跟我说老实话,咱们俩到底发没发生关系!”
  “从前不管发生什么事儿,也都没见你像现在这般慌乱,要真让你睡了我,感情到最后闹着要自杀的人肯定是你!”
  从孙真真的画外之意,才得知我与孙真真之间并没有发生关系,我狠狠的松了口气,随即冷厉的看着孙真真道:“孙真真,你他妈以后最少别给我开这种玩笑,这关系到你的名誉,与我的责任问题!”
  “是吗?……也就是说,你若真睡了我的话,就会对我负责了?”孙真真满不在意的看着我。
  我十分认真的看着孙真真:“要真发生这种事儿,我肯定会负责到底的,但你最好别给我开这么危险的玩笑!”
  孙真真耸了耸肩膀,随即又瞪着我道:“王也同志,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你说!”我说着又再次给自己点了根烟!我相信孙真真对我说的事实,因为在我的认知里,没有哪个女人会随便拿自己的贞.操当做儿戏,要知道孙真真当时可是没喝一点酒,她是清醒着的!
  孙真真在我身边坐了下来,皱起了眉头问我:“你到底爱米琪吗?”
  “爱!”我不假思索,直接回复道。
  “哦……”孙真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又继续疑惑的看着我:“既然你那么深爱着米琪,又为何夜里睡觉却总是叫着别人的名字?”
  我因为孙真真的这一句话,导致心态开始紧张了起来……关于夜里说梦话的这个恶习,米琪之前就曾跟我提过,那个时候她说我夜里睡觉总是叫着顾冉的名字,难不成这一次我又叫她的名字了?
  带着疑惑,我看着孙真真,问道:“你说说……我夜里叫谁的名字了?”
  “你很想知道吗?”孙真真神秘兮兮的看着我。
  “你爱说不说!”我懒得在搭理孙真真,我断定就算问了她也不会跟我说实话!实际上也证明我猜想的没错,我话音刚落的时候,孙真真便回复了我一句:“你就算想知道,我也不告诉你!”
  此时的孙真真除了不时的有些咳嗽,已经几乎没什么大碍了,但关于她的饮食与日常作息问题,我认为必须得跟她好好聊聊,于是手头上的香烟掐灭,很认真的对她说:“医生跟我交代了,你的日常作息、还有饮食规律!这些都是问题,现在年轻倒不显什么,但照这么下去,说不定在过几年就会出现大毛病……所以,以后你每天八点钟之前必须起床,中午暂时不要睡午觉,以防夜晚睡不着……”

  孙真真耸了耸肩:“起这么早你叫我干什么,那个店……我现在越来越没心情做下去了,再说了,本来当时那店就不是我自己想要的,反正我每天是不想去店里!”
  我瞪着孙真真,用很严厉的语气对她说:“你最好给我打住这个消极的念想,那是你父亲的血汗钱换来的!”说完我又有些不耐烦的拽着孙真真的耳朵:“不是……我说你这丫头还真是够虎的,那么大一笔资金,你说买就买了,万一要是把你父亲留下的那么点钱全都给亏了,你等着哭死吧就……”
  “哎呀,你真讨厌!”孙真真用手撕扯着我的头发,等我松开她的耳朵,这才肯放手,似乎酝酿了许久,才嘟着嘴说:“我当时要是知道你不要我的这个店,你以为我傻了才会接手它啊!”说完又很不满意的看着我:“就算我真亏了,那也都是你的问题,谁让你不做这个店里的老板的!”
  这根本对于我来说就是八根杆子打不着的事儿,于是我也懒得与孙真真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便瞪着她:“你现在病况怎么样了,要是没事儿,就赶紧与我一起去医院检查身体去!”

  “今天……不行呀!”孙真真有些为难的看着我:“我夜里好像来姨妈了……”
  我真是对孙真真有些无语:“例假就例假,你一个女孩子家,对一个男人用姨妈这个词,能不能含蓄一点儿?”
  孙真真继续扯远着话题,装作羞涩的姿态:“咱们都发生那种关系了,还用的着对你含蓄嘛?”
  我瞪着孙真真:“这个玩笑,适可而止了!!!”
  “哎,你不愿意负责就算了吧……谁让我就偏偏脑残爱上你这么个人呢!”孙真真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捂着小腹在床头柜里翻出了一片卫生纸巾去了卫生间。
  我知道孙真真这是一句玩笑话,所以也并没有在意,当初在公司的时候她就没少让同事误会我!看着那床单上已经发干的斑斑血迹,我也确信了她真来例假的说法,更确信了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上关系的事实……
  中午时分,阿火给我打了电话,说定了房间请我吃饭,于是我带上孙真真,还有刘伟,便一起去到了阿火所在的那个古镇,实际上江南水乡的构造方面大多都是一样的,在这边吃饭聊天倒还真有点别样的风味。
  在一间颇具古风的饭店包厢里,阿火向我介绍了饭店的老板,不过因为并不熟识的缘故,我与老板很客气的聊了几句,他又对我说了声“生日快乐”之后便下楼招待客人去了。
  开了瓶二锅头,阿火给我还有刘伟一人倒上了一杯,我与阿火的酒量还算凑合,而没想到刘伟这小子居然也是非常的能喝,一口下去直接喝大半杯,接着跟个没事儿人似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